您的位置:  »  首页  »  艳情武侠  »  一个淫贼的自白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一个淫贼的自白
一个淫贼的自白 

厨房里,诸葛流云用刀将生栗子表面剞上十字,放入铜锅中,注入清水,上火煮透(约煮十分钟),捞出。待晾温后,剥去内外两层皮,用清水冲洗干净。 

将清水注入铜锅,放入去皮栗子,上火煮30分钟左右,捞出控净水。在将煮透的栗子擦过细罗,然后将栗子搓成泥状,晾凉后放在干净的布中,加入50克白糖、桂花酱隔着布搓成栗子面放在案上,用刀压抹成四分厚的长方形片,在表面撒上一层白糖压平将四边切齐,再切成四分见方的块码在盘中即成。 

又做了一盘荷花酥(将面粉75克加入熟猪油45克,搓透,即成酥面。将剩下的面粉加入5克熟猪油、清水50克,和匀搓透,即成皮面。将皮面、酥面各揪成15个剂,用皮面包入酥面,用擀面棍擀成长条,卷成面卷,用手再将面卷按扁,叠成三折,擀成圆皮。将枣泥馅分成15份,分别放入圆皮中包起,用手揉成长圆形,用刀在顶部剞五刀,切成5等分,刀口深至圆身的一半,即成生荷花酥。坐煸锅,注入花生油,烧至四成热,放入生荷花酥,用微火温油炸熟(不要上色),酥皮层层翻出,如盛开的花瓣,将白糖撒在花心上即成)。 

端着来‘飞鸟园’商秀珣的闺房。商秀珣刚起来开门。“小鹃,你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我不是说过,等我苏醒的时候,我会叫你的吗?” 

“啊!怎么是你啊!” 

商秀珣又把门迅速关上。诸世葛流云看到一幕令他喷血的场景,商秀珣穿着一件翠绿色肚兜,将雪白的肌肤衬托得更加明亮光滑如玉,高高耸起的酥胸上两点樱桃在闪闪跳动,下身则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纨绔,修长雪白的长腿,OH,MYGOD,追女人一定要厚脸皮,诸葛流云不顾还在门边捂着发烫的秀美俏脸的商秀珣, 

“秀珣,快穿好衣服来吃今天早上我特地为你准备的两道糕点,有栗子糕、荷花酥,你想不想尝尝,我还送你一份精美礼品蓝色水晶耳坠。”商秀珣捂着发烫的玉脸来到床上迅速穿起衣服来,听着诸葛流云诱人的话,犹豫不决,最终还是过去糕点跟水晶耳坠占了上风。 

“逍遥哥哥,你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商秀珣低着螓首如蚊蝇般细小的声音说道。“我开始一大清早专门为秀珣做了糕点,难道我就不能来。” 

诸葛流云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道,“不是,人家怎么会不让你来,只是人家没穿衣服画过装吗?怕逍遥大哥认为秀珣不漂亮吗?” 

“秀珣不知有多漂亮呢,在佩戴上首饰,简直就是天仙下凡,凡夫俗子只能认得你的美丽,魅力四射。”诸葛流云忠心赞叹道,“牧场的人都没有说过我漂亮。”商秀珣是飞马牧场的少主人,在古代尊卑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主人高高在上,下人则拍马奉承,认真办好他们自己的事。 

“谁叫秀珣美的让人不敢直视,估计秀珣是整个飞马牧场未婚青年的梦中情人,哈哈,快来尝一尝糕点,不然凉了口味就不怎么爽口了。” 

“逍遥哥哥取笑人家,人家可不依。”商秀珣撅起红红的樱桃小嘴说道,轻轻用两个手指夹起糕点放入口中,慢慢咀嚼,“好美,来逍遥哥哥为秀珣戴上水晶耳坠、蓝钻项链那将成为天下最美的仙子。” 

诸葛流云拿出水晶耳坠、钻石项链为商秀珣戴上,商秀珣跑到化妆桌前观看自己的美丽,不由呆了,那还是自己吗?好似从污泥中长出来的洁白荷花,没有一点瑕疵,天仙下凡、圣洁高雅。商秀珣一时激动万分转过身就朝诸葛流云脸颊上吻去,刚想离开却感到一双大手已揽住自己的小蛮腰。 

“秀珣嫁给我吧!”然后不由秀珣分说,诸葛流云的大嘴已伸入秀珣的香口,勾出商秀珣的丁香小舌,不住地吸绕动,一只手不时在商秀珣丰满的双峰上抚摸两下,商秀珣迷迷糊糊陷入情欲之中,不知何时已被诸葛流云抱到香榻上。 

商秀珣斜倚枕被,娇喘吁吁,一颗风情万种的螓首微向里抵挡诸葛流云那火热的烧人眼神,露出天鹅绒般的雪白脖颈,洁白的藕臂,裸露的香肩,丰满修长的玉腿,玉颈、丰胸、芊腰、隆臀、S型曲线。诸葛流云决定永远珍惜这个极品美人,衣衫纷飞,大浪翻腾,几番云雨…… 

诸葛流云拉着商秀珣的玉手,来到商青雅的闺房,商青雅一见到女儿商秀珣耳戴水晶耳坠、脖颈上的钻石项链、手指上的钻石戒指,眉宇间那一抹春情和诸葛流云的亲密关系,心里一下觉得天掉塌来了,多日来的梦中幻想他来娶自己,痛苦、烦闷,忍不住要大哭一场,无力地说道:“去吧,我知道了,李逍遥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女儿,不然的话我就是死后化为厉鬼也要缠着你。” 

说完把诸葛流云和商秀珣赶了出来。却没见诸葛流云 

眼神中那一丝狡洁。夜晚,一声惨叫惊醒飞马牧场的守卫,“抓淫贼了,快抓淫贼了。” 

“刚刚才从场主的房间出来,往那边跑了,二虎带人快追,三娃,通知大家合围包抄,妈的,淫贼竟然摸到场主房间,场主有什么三长两短,大家都得去死,给我卖命去追。” 

“娘那里发生什么事了,夫君快点娶看看娘怎么了,快点。”商秀珣向睡在旁边的诸葛流云着急道,听到母亲房里进了淫贼着急的都要哭了,诸葛流云迅速穿好衣服飞奔往商青雅的闺房。 

商青雅今天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跟自己的女儿有了关系,心想以后自己与他再也没有一点可能,只能无助的流泪,最后虚弱地熟睡过去,等到被外来声音吵醒时,感觉身体就像一团火燃烧着自己的理智,下身神秘之处瘙痒难耐,只能用玉腿摩擦以期减少那异样感觉。商青雅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已露出大半雪白肌肤。 

诸葛流云对随后而来的商秀珣说道,“岳母中了极品春药,再过几分钟还不解淫毒,岳母会欲火焚身,岳母有没有喜欢的人啊!快去找。不然就来不及了,会出人命的。”“鲁妙子,我去找鲁妙子,当初娘下棋赢了他,他在后山专门修建园林,而且他们的关系很亲密。”商秀珣匆匆忙忙赶去后山。 

诸葛流云心里暗笑。“鲁妙子那个打工仔早被我打发去琉球岛,研究督建铁甲战舰,秀珣你自己急吧,,倒最后还不是要我这个夫君出马(各位读者,看看这个色胚,居然一手测划着一手毒计,要是商秀珣母女俩知道的话会不会罚他一年不准上床)。” 

不久,商秀珣急急忙忙赶回来了,哭道:“鲁妙子那个老混蛋没再,逍遥哥哥怎么办啊!”诸葛流云心里那个郁闷,“你没看见我这个大活人,大男人在这吗?这件事只要我的小弟出马,还不马到功成,秀珣,5555555,你不要玩我,你快想起我啊!我好名正言顺的得到你们母女俩。以后你们母女俩就不会说什么理论道德不容的话。” 

募地,商青雅已脱完所有衣服爬到诸葛流云身上,诸葛流云马上可怜惜惜对商秀珣奴奴嘴,却发现商秀珣眼泪汪汪紧紧咬着下嘴皮。一道深深的血红齿印显现在那原本诱人之极的樱桃小嘴上。 

“逍遥哥哥,你帮母亲解毒吧!”说完哭着抛出闺房。诸葛流云看到秀珣这样,心中大痛开始后悔这样做了,自己是不是太卑鄙无耻了,为了自己的私欲竟伤害到秀珣,有可能青雅也会受到伤害。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是一个修神者,将来可是能活亿万年、无所不能的神,嫁给我后永葆青春、长生不老还能过得幸福快乐。 

诸葛流云继续计划那就是将岳母商青雅变成自己的女人,解下衣服,迅速与岳母合二为一,享受性福生活,商青雅由于中淫毒极深,神秘花园早已一片湿润,诸葛流云一招直捣黄龙,一时间,闺房里到处是淫糜的气息…… 

“我这是在那。”商青雅明显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一转眼她看到一幕让她惊喜、羞涩、愤怒的场景,三个女人全身赤裸与自己不知不觉喜欢上的男人睡在一起,自己的还紧紧与诸葛流云你的下身接连在一起,更加让她难堪的是自己的女儿商秀珣也同在一张床上,想挣扎起来穿衣服逃离着是非之地,却惊醒了旁边的诸葛流云。 

“青雅还害什么羞呢,你们母女俩现在都是我的女人,昨晚你中了淫毒,秀珣找不到你喜欢的人,只好由我来解了,秀珣也同意我们在一起了,不要再逃避什么狗屁的理论道德,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幸福的伤害生活在一起就可以了,来,宝贝,香一口,现在正式为我的娇妻戴上结婚戒指、钻石项链、一对深蓝色的水晶耳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