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艳情武侠  »  春宫艳缘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春宫艳缘

本帖最后由 尾行火星人 于 2009-9-17 12:44 编辑

第一回 方生得幸遇娇娘 如玉蒙教晓云情

  初春的江南不比塞北,此时早已漫山遍野鲜花盛开,山涧中泉溪流淌鸟语花香,江南盛景一览无遗,方超玉自出京城一路游赏山野美景到了此处,竟浑然不觉,一时清醒过来才知道已经迷路,只好再往前走看看是否有人家。忽然听见似乎有人声,又似乎有水声,他赶紧顺着声音往前寻去,果然有一潭溪水,可是却不见人,他走近潭边自言:“这一路走得一身湿汗,正好下水洗去满身污物。”于是脱得浑身赤裸跃入水中,一气游到对岸,忽然看见岸边的石头上竟然有一本书,他拿起那书只见封面上写着《内宫秘图》,下面写有一行小字:“西门家传”。他轻轻翻开一看,不禁一阵冲动,原来竟是一本春宫,“难道山野中竟有如此……”他此时看着手中的春宫图两腿间的物事竟然不自觉的坚挺起来,看着图中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相迭相交、形态各异,所绘栩栩如生,一招一式竟如真人一般,不禁看得欲火中烧,胯下之物竟胀得坚挺如铁,浑身上下如同烈焰。

  “……你是何人……为何偷看人家之物。” 方超玉正看得入迷,忽闻女声,不禁一惊,抬头一看竟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妙龄少女,他一生从未见过这么美的女子,竟像天仙下凡,体态轻盈而不失丰润,肌肤娇嫩如玉,方超玉看的忘情不禁脱口而出:“真真如花似玉。”“……你这画中之人怎么知道人家名字。”“姑娘为何称小生画中之人,又不为何说小生知道姑娘名字。”“看你书上所画之人莫不是你吗?”方超玉此时方才想起自己身无寸缕,胯间阳物又直挺挺地耸着,急忙用手中书掩饰。再启首细看这位少女,虽然身着轻纱,竟薄得可以看见那如玉的胴体,他忽然惊觉这位貌似天仙的少女见他赤身裸体居然并无躲避之意,自己现在纵然欲火烧身也极力克制。“公子必是世间之人,怎么到了这里,又身无衣衫,必是像我祖父一样被仇人逼到此处。”

  方超玉顿时明白,原来她是世外之人,在此躲避仇家不知已多少年,难怪对我并不避闪,想是未经世事所以……“小姐原来世外天仙,莫怪小生如此,只因无意游览到此,求小姐借宿一宿,不知可否?”这姑娘一阵娇笑说道:“借宿倒是可以,只是公子这般模样一定吓坏我家待儿。” 方生心想此态真如书上所记如梨花带雨一般美得让人吃惊,方生想不到这山野之中竟有如此天仙一样的美女,而且一见面就这么赤裸裸地相对,“…啊…好的…我的衣衫都在对岸。”说完游到对岸穿上跟着这位姑娘回去了,来至家中竟是一座别园,竟如仙境一般。“小姐,令尊定是一位世外高人吧?”“公子不知,小女父母已亡,只有待女春儿和我。”“请问小姐方才为何说小生知道小姐名字?”“听公子方才言如花似玉,小女子名叫西门如玉,不知公子…”“噢,小生名方超玉,入京赴考回来有幸游览至此,遇见小姐这样的旷世美人,恕小生冒昧,请问小姐为何看这春宫图?”“我原不知此书为何,只是家母在世时从不教我识文断字,我一生至今只见过三人:一是家母,二是待儿春儿,三便是公子,我看此书本是聊以闲慰,因不识注解始终不能懂。”

  正在此时又一美艳绝伦的少女从外边进来,方超玉不禁惊奇,此女虽不及如玉之貌,却也是一旷世奇艳,方超玉暗自思忖:殊不知天下还有如此仙境还有如此二纯情女儿,我一介穷儒竟幸遇这般美人。“公子不必惊奇,此乃方才所说春儿,公子能否告知小女子此书为何,什么又叫春宫?公子必是富学之人,求公子教小女子领会。”“小姐,此书并非学识,只是世间男女由繁衍生息而创床第之间交欢之技巧。”“公子请随我来。”方生跟着如玉小姐到了一间房中,只见书积如山,方生一一略翻,但见尽数为房中之记,或图或解,“此全为奴家祖上西门氏所传,其死后不许后世研阅翻看,我今日幸遇公子,恳请公子教小女子阅学,必谢以终身。”方生顿时一惊:原来此女竟是宋时民间所传的“天下第一淫人”西门庆的后人,心下好奇遂答应相教,由此方超玉在此住下。侍儿春儿每日服侍左右遂也相学其间,方生乃真君子,不忍以欺,但正值风流年少之时,每每蠢蠢欲动而二女偏又一对人间尤物,几次差点不由自主。二女虽是世外之人,但无奈二人正处二八年华、春情欲动之年,加之聪慧之极,数日后竟已通晓,只是羞于言行,方生教其之时忽觉二人脸上时露羞涩之态心下甚疑。

  一日晚间方生于寝室休息已毕,忽闻暗中有声,心思:难道此处还有人住,于是燃起灯火,竟然是如玉姑娘跪在床前,方生急忙扶起,“小姐这是为何?”“与公子相识,蒙公子教诲,明白公子乃真君子,奴家无以为报。愿用此身相许谢公子之恩。”方超玉早有此意,只碍于礼教,见此情形激动不已,此时二人四目相交,欲焰骤起,如烈火干柴,一点即燃,“…噢…公子……。”“小姐你真是想煞小生了。”二人遂紧紧拥吻在一起。彼此心领神会,互相为对方宽衣解带,方生解开如玉的肚兜儿,一对儿怒峙的双峰耸立于其胸,方生伸手一揽其腰,右手已经抚于其乳峰之上,轻拂缓揉搔其乳肉以撩其欲火春情,以唇吻其耳垂,指捻其乳头,挺玉茎插入玉腿中间磨其内侧之肤。如玉虽心怡已及,但究竟处子之身,哪经如此之法,早已喘作一团,双腿紧夹娇喘啼嘘,口中微吟:“噢…方公子…别磨奴家了。”方生低身一抱,将如玉放于榻上细细观其胴体,只见一对儿雪白硕大的奶子高耸插云,粉红小巧的奶头儿立于峰顶,纤细的小蛮腰竟然盈手可握,玉腿浑圆修长,浑身上下竟无一丝瑕疵,简直教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忘记一切的想要占有她,而自己竟难以致信地坚持了这么久。风流少年纯情艳女,这世间再也没有如此佳配,正是“人生自得须尽欢,莫付美人如玉身。”

  “…公子休要再看……羞了奴家了…快来啊…噢……”原来方生趁如玉说话之时,将两指并插其穴,他深知处子之穴初经此番必痛不能忍,须此法使其阴湿润,再以玉茎入方能令其舒适。方生以指扣其阴唇,如玉哪能经得这般,不多时玉穴之中湿滑润泽,方生见时机已到遂握住玉茎以龟头顶住玉穴感觉其阴温润湿热娇嫩而不失弹性,方生心想此女真乃人间之尤物,床第之极品。方超生情兴已至,遂轻揽其小蛮腰,微挺玉茎。插将进去,如玉顿时咬唇蹙眉,一声长吟:“…啊…痛煞奴家了…噢…噢……”方生知其阴膜已破,遂在其破膜之处急抽插数十下,使其长痛为短痛,片刻之后如玉已不觉痛楚,忽觉臀下湿润,轻移娇躯一瞧只见点点红香落于榻上,方生俯首以嗅之,说道:“好香啊。”如玉不胜娇羞,遂渐渐开始轻轻迎合,方生觉其意遂始用力抽插,肉茎在玉穴包裹之下往来穿梭于其中,好不舒适,方超玉尽情轻抽缓插,如玉哪能经住,不禁香汗如雨婉转娇啼:“…喔…公子…奴家要…啊…不行了。”“…如儿…这才刚刚开始…我会让你……欲仙欲死……哈哈哈…我的小美人儿…你怎么这么美。”方生此时望着如玉真是越看越爱,一时间恨不得将她吞下去,渐渐目露淫光,不由得想起日间所教之技法所绘之春图,“如玉可愿一试这几日之所学?”

章节不全,请尽快补齐 尾行火星人 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