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人妻偷情  »  老婆愛在外面裸體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老婆愛在外面裸體
那年的復活節假期,我和老公到美國旅遊,順道探訪他一位在工作上的美國朋友Tom。言談之間,原來他和我老公都是同好之人,因此大家談得十分投契。他又邀請我們到他家作客。
那天,我和老公到了Tom夫婦家,膳後,大家在收看電視上的一項比賽(我忘記了是什麼比賽),我和Tom及他的太太Kate正在預計賽果,當時大家各執一詞,互不相讓。
Tom說︰「你既然說得這樣有把握,那敢不敢和我打賭?」
我說︰「好,要賭就賭,這種肉包子打狗的必輸之賭,你都敢賭,我有什麼不敢的!」
Tom說︰「好,明天是周末,我開了一個Party請我的客戶和一班好友,我原本打算請一個裸體女侍應生的,若是你輸了的話就由你來當好了。若是我輸了的話,我賠一千元給你。」
我說︰「有人要送錢給我用,我豈有不用的道理?」
此時Kate見我們愈說愈認真,擔心的說︰「不要賭了吧,一千元呀!」
我聽了之後就說︰「看,連你老婆也害怕了,我看還是算了。」
聽了我這樣說之後,Tom更不堪一激了,指著他老婆說︰「你別出聲,到時你等著看裸女吧!到時我還要把她的內褲脫下來給你做紀念。」
我一面做了一個鬼臉一面說︰「好呀,Kate,到時我親自讓你脫我的衣服內褲,只怕你們沒這個本事。」
Kate的面色要那麼難看就有那麼難看,她一面擔心丈夫輸錢,一面恨我對她的氣弄。
Tom即時拿出筆簽了一張一千元的支票,給了我老公︰「你留著,由你來做公正,我輸的話就給你老婆,我嬴的話可不許反悔。」
比賽結果了,結果是我輸了,Tom夫婦面上現出得意的神色。
跟著我老公開口了︰「Cecilia,你打算怎樣?反悔不太好呀,到底Tom預先給了我錢,要我做公正。」
我當時就想,Tom可是預先拿了錢出來,嬴了拿人家的錢,輸了反悔那未免太沒種了。
我說︰「輸了便輸了,那麼幾時舉行Party?要我穿什麼?」
Kate馬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說︰「晚上六時。衣服呢,隨便你穿什麼,反正都是要讓我脫掉的,不過內褲就要穿性感一點的,好讓我留下來做紀念。」
之後我和老公回旅館去了。
到了第二天,老公穿了正式的西裝,而我則是T恤和牛仔褲,因為反正到時要裸體的,不過內褲倒是穿了黑色厘絲的。
六點鐘我們準時去到了,Kate開門接我們入去。
她看了我一身打扮之後,Kate說︰「快進來,還有一個小時就開始了。」
我們入到屋內一個人也沒有,只有Tom在擺置東西。
Tom說︰「快脫衣服來幫手。」
我也沒什麼所謂,就要動手時卻被Kate叫住了︰「等等,不是說好由我來脫的嗎?」
平時我的衣服不是我自己脫就是老公脫的,這還是我自小孩子以來第一次讓人脫自己的衣服。
Kate首先伸出雙手把我的T恤拉高,我也配合著她舉高雙手,她一口氣把它脫下後,看著我黑色的胸圍。
我看著她,內心想︰看吧!我的36C乳房可比你大多了,但是一方面也很尷尬。跟著到脫牛仔褲了,Kate花了很久才把它脫下來,其間她撫摸了我的臀部很多次,不知她是不是故意的?
Kate看到我黑色厘絲的內褲說︰「倒是聽我的話,穿得好性感呀!」
此時兩個男人都看著我,Tom露出很興奮的眼色,至於丈夫則是很有興趣的看著Kate脫我的衣服。
Kate站到我背後,解開我的胸圍扣子,把我的胸圍脫下來,再走回前面伸出雙手把我的內褲脫下,我只好提高腳讓她取走內褲,
「這些衣服就照說好的由我保管留念了。」Kate說。
此時我一絲不掛全裸的在他們面前,我雙手垂下,我的一對大乳房,渾圓的臀部、修長的兩腿和陰毛濃密的私處給他們一灠無遺。
Tom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看得我有點不好意思。
他對我老公說︰「Cecilia的身材真好,不愧為東方美人!」
我站在當中不如何是好,Kate說︰「別站著不動了,幫手佈置呀!裸體侍女呀,可得做侍女的工作。」
我一面幫手,一面向老公說︰「你也來幫手吧。」
可是他卻說︰「我是客人而你是侍女,當然由你工作羅!」跟著走到梳化上坐下來,一面開了罐啤酒一邊喝,一邊以欣賞的表情看著我工作。
場地的裝潢工作,Tom他們預先已做好了,剩下的工作只是把食物公司送來的Party食品擺上臺。跟著三個人專心工作,我老公則在旁邊看,還有Tom不時偷看我的裸體。
之後快接近七點時,門鐘響起了,Kate搶著說︰「Cecilia快去開門,請客人入來。」
「這個樣子去?」我反問她。
「當然。」Kate回答。
我只好走去門口,我一打開門便看到一對夫婦,他們瞪大眼看著我一絲不掛的裸體。
我一面尷尬的說︰「請進。」
跟著他們再確認沒有搞錯地址之後才進來。男的那一個雖然腳向內走,雙眼卻一直轉過來看著我的裸體,至於女的那個把我由頭頂望到腳底一次之後就走了進去。
那對夫婦一進來,Tom就指著我說︰「如何?」
那男的看了太太一眼之後可不敢答口,反而那女的說︰「Tom,你在哪裡弄來一個這樣漂亮的東方裸女的?」
Tom回答她︰「打賭嬴回來的。」
那女的「哦」一聲之後,就和丈夫走到一旁去坐了。
之後來的人愈來愈多,都是由我開門的,面對愈來愈多的人,剛開始習慣裸體的我,又被他們刺激起了羞恥和尷尬感。
我在天體海灘裸露,無問題,那是人人坦蕩蕩。上次在KTV的裸露,只面對著老公三位男同事,而且是在遊戲及酒精催化的興奮狀態下,還有老公兩個女同事一起脫光。但今次環境不同,只有自己脫清光,全裸面對著那麼多的陌生人,那種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Kate看著我面有得色;我丈夫到處和人介紹我是他的妻子;至於Tom則忙著和客人打招呼,沒有時間理我。
我拿起一個托盤,放上幾杯酒上去,在大廳內周圍走,讓客人拿酒來吃,自己的裸體自然讓客人看得清光。我赤裸裸在眾人當中,開始時的一點點羞恥和尷尬感也漸漸被興奮的感覺所代替。
跟著Tom招了招手叫我過去,他正和我老公、還有幾其他幾個男人在說話。
一個客人問︰「Tom,你怎樣弄來一位如此漂亮的東方小姐,還讓她肯光脫脫的做侍女?」
Tom︰「之前在一項比賽和她打賭,她輸了就照約定做裸體侍女。」
另一個客人說︰「哦,這位小姐倒是很有信用。」
Kate說︰「是呀,那可讓我們省下了宴請人客的錢,而且職業的就不及業餘的有味道。」說完還乘機摸了我屁股一下。
待到談話結束之後,我專心做侍女的工作,其間客人的目光不論男女都集中在我的裸體上。
我開始時的尷尬感已沒有了,我覺得既然身體都給人看光了,就大方一些,自己的裸體就任由眾人看個夠吧。
最可恨的是還是我丈夫和Kate,因為客人都知道我是因打賭輸了而做裸體侍女,所以客人都只敢看不敢摸,但是丈夫和Kate卻不斷對我又摸又吻的,他們這兩個人是非要弄致我出醜不可。
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我的慾被他們挑逗起來,強認著興奮在工作。
這時一位衣著入時的小姐和我說話︰「你怎麼肯在這麼多人面前脫光衣服?」
我只好告訴她打賭的經過,她再問我的感受。
我細細聲說︰「開始時有些少羞恥和尷尬,但後來給興奮所代替。你也試過穿得性感漂亮在街上走,看著男人那種色迷迷的眼光,會有一種自毫和興奮的感覺。現在這種感覺比那時強十倍也不止,好像性交前因撫摸,而在體內產生一種微弱的電流一樣。」
她說︰「我明白的。」
她一面盯著我看,一雙手毫不規矩的就分襲我的右乳和陰戶,還把手指插進我陰道內撩動。
「你……」我再也料不到她的動作會比男人還大膽,手上拿的東西也掉到了地上,吸引了全場注意。
此時Kate和老公走了過來,Kate說︰「喂!可不能勾引客人呀,你老公看著的,竟然就在這裏做起來。」
「是女人的話,我無所謂的。」老公竟然這樣說。
正當我被那小姐撩撥至忍不住流出愛液和發出呻吟聲時。
「你不要打擾侍女呀!人家還有工作要做的,你若想找女人,找別人好了。」為我解為的居然是Tom。
只見那小姐說︰「好了,我不亂來就是,不過這樣的美人兒,不摸一摸就太可惜了。」
我真後悔沒看出她是同性戀的。
我繼續工作,在客人之間穿梭往來。客人的眼光真各有不同,有興奮、有欣賞、有好奇、有無視、有單純色情的。因為基本上我不是職業裸體侍女,我是一名良家婦女,現在倒要在眾人面前脫光衣服,任人看光。而我則又尷尬、又興奮。
好不容易等到11時,Party結束,Tom說我可以走了,場地則由他和Kate來收拾。
Kate當然不會讓我穿上衣服離開,我便赤條條的坐上丈夫開來的車子回旅館。在車上時我沒有閃避,自己的裸體橫豎都給那麼多人看過了,還怕甚麼呢,自己的裸體也就任由路人看個夠。
回到旅館,我全裸的走進大堂返回房間,赤裸裸的身體也就大方地讓旅館的侍者看光。
經過這次在許多陌生人面前的裸露,我的暴露慾又增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