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色文  »  那年的愛情像童話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那年的愛情像童話

  八零初的人普遍單純,想想也是,小時候家鄉很窮,窮的到上小學了,村裡才剛剛通電。
  某一天村裡有個從外地回來的人,帶回了一個十二英寸的黑白電視,在人們O 型的口型中插上電,竟然還有圖像,記得當時只有兩個台,中央1 和河南台。
  人們從無聊的收音機音頻世界一下子轉到圖像世界。
  電視即使放在寬闊的院子裡,依然被裡三層外三層的人山人海擠滿。我那時小個子矮,前面都是人頭根本看不到電視,即使如此,每天夜晚仍是樂不思比,風雨無阻。就這樣一個十二英寸的黑白電視,二個台,幾乎承載了我童年所有的夢。
  直到上大學,每家每戶都有了彩電,也有許多台,節目繁多眼花繚亂。但童年時那十二英寸的黑白電視,那蹦~蹦的手動波台的旋律,依然久久回蕩在我的內心深處。
  童年的信息落後,古代式的家教,造就了無數個八零後的古板,執著,原則。
  記得剛到北京上大學的時候,我們那邊去的人在班裡就像一個個異類。別人都談戀愛,上網,大談大學就是玩的年代的時候,我們還像高中那樣拼命的學習呢。
  最後在環境的熏陶下,連我們那邊考過去的同學也和大家一樣了:打打鬧鬧,玩玩笑笑,上上小網,看看黃盤。而我還是一如既往,每天下課就去圖書館看書。
  四年下來,學校偌大一個圖書館,書都幾乎看盡了。
  我們那屆的學生很倒黴,之前的大學生是包分配的。也就是說,只要你能畢業,就可以得到鐵飯碗,恰好包分配的政策截之止到我們那屆。
  在無數的罵聲中,在無數雙失望的眼神中,我們只能無奈的接受現實。拿著畢業證倉皇無措。我自信沒有貪玩學了很多東西,讀了很多書。幻想著:書中自有顔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誰知道事與願違。想象有多豐滿,現實就有多骨感!
  當我自信滿滿的來找工作時,卻處處碰壁。沒有經驗,學校的牌子也沒有別人的硬。我們這些學計算機專業的畢業的男生很尷尬。
  學的不深不淺的,女孩子好歹弄個文員,行政乾乾,在長好看點的,還能弄個文秘。可我們這些個男生,程序員乾不了,職員又不願意乾,可謂高不成低不就。
  仿佛一個掉到懸崖中間的人,如果真摔死了也就一了百了,可偏偏落在懸崖中間,上不去,死不了,痛苦不堪。
  那一天我記的很清楚。天下著小雨,很小的那種。
  我剛從一家公司應聘技術員出來,面試過程不堪回首。
  自以為學的很扎實的我,忽然變成了白癡,對考官稀奇古怪的問題啞口無言。
  甚至技術方面的問題,也是牛頭不對馬嘴,書上學的東西一下子變成反面教材。現實操作中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而那幾個我不屑一顧的技校的反而對答如流,從容淡定。
  我羞愧難當,灰溜溜的逃出現場。
  大街上很乾淨,因為小雨連行人也很少。我茫然的走著。任由細細的小雨下到身上,臉上。
  想想剛才噩夢一樣的過程,發燙的臉頰沒有因為涼涼的雨水而降溫。
  但腦子似乎被淋得清醒了些:還是找個地方先躲躲,萬一要是淋生病了,不要說沒人照顧,連買藥的錢都成問題。
  我跑到邊上一家商店,待了一會,雨不但沒有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
  因為長時間沒有找好工作,囊中羞澀,不買東西,也不好意思老在那站著,就往邊上一家走了走,是一家二手房買賣公司。玻璃上貼了很多房源。
  無聊之中看了幾套房源,房價很高,怪不得房租那麼高,賣都那麼高,租房價肯定也水漲船高。中間還有一張招聘廣告:本店招二手房業務員,畢業生,無經驗均可。我一看正中下懷。正好可以避我所短。
  當時雖然讀了很多書,但因為剛步入社會,平時說話不多,對自己口才信心不足。但也是苦于沒辦法,就死馬當活馬醫。進去問了下。
  屋裡有七八個業務員,有男有女,都在櫃台後面。
  可能因為下雨沒有顧客,他們都三三兩兩在那說話,我不知道怎麼開口詢問,傻傻的站在櫃台前面。
  最後還是一個長發的女孩先看到我。正好我也往她那看,她臉一下子紅了,可能是覺得突然屋子裡多一個陌生的男孩,還看著她。
  她邊上一個看似大點的短發女孩也看到了我,連忙站起來走過來。
  你要看房嗎?職業的話語脫口而出,在一看我一個失魂落魄的大男孩,又覺不像買房的。就改口問:你有什麼事嗎我剛在門外看到你們說要招人,現在還招嗎?我說出了我的來意。
  哦,應聘的啊,你往裡面走,有個經理室。你敲敲門,就說來面試的。經理姓王。
  我說了聲謝謝,就去經理室了。
  進門之後發現經理是一個30歲左右的女人。短頭髮,一看就非常乾練。我忽然想起了古龍小說流星蝴蝶劍裡的高老大。到底孟星魂和葉翔她喜歡哪個,或者說她對葉、孟、何、石是利用還是有真親情?思維一瞬間陷入混亂。
  突然一聲輕輕的咳嗽聲把我從混沌中驚醒,我是來面試的,怎麼會想這些。
  我擡頭看著王經理莫名其妙的看著我,我不自覺對自己啞然失笑。
  王經理也淡淡的一笑。我這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失禮。一個應聘的進門就呆呆的看著面試人,還笑。尤其面試人是個女性,而且並沒有老到失去懸念的程度。
  呵呵,你還是第一個第一次見我就笑的男孩呢。他們都說我太嚴肅,對我都很忌憚。我本來以為會被面試人說:Get out 呢。聽這麼說,我才放松下來。
  也不是啊,我雖然第一次見到您,但我覺得你蠻和藹可親的。我接著王經理的話說。
  謝謝。似乎王經理不願意被人理解為厲害的人。
  我遞過去我的畢業證書和身份證。
  哦?大學生啊,還計算機專業的。來我們這做業務員,不是太大材小用了麼?
  王經理看著我的證書說。
  北京何時缺過大學生啊,再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業務員也是不錯的,我剛畢業,就怕做不好。我真心的說。
  呵呵,王經理莞爾一笑。業務員說好做也好做,說難做也難做。大學你都能考上,這賣房子,只要你肯做,也肯定沒問題。
  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分不清是鼓勵我的話,還是真心的稱贊我。
  這樣吧,也不用面試了,你明天直接來上班吧,因為你剛入這行,一切都不熟悉,我給你找個師傅帶你。王經理雷厲風行的說。
  恩,好。我心情複雜的點了點頭。即為找到工作而高興,又為無法預知的工作結果而擔心。
  一般面試到這個地步,面試者就該回去收拾下心情第二天上班。但我從辦公室的窗戶看到外面雨越下越大。繼續待著已經言盡,退出去又走不了。進退維谷。
  王經理看出了我的尷尬。這樣吧,外面雨正大,你也不能回去,我把你的師傅叫進來,你們認識下,從現在就開始,你就開始跟著她,熟悉熟悉業務,好吧?
  王經理的安排正合我意。
  王經理打電話把我的師傅叫了進來,我一看正是剛才接待我面試的那個短發女孩。
  這是小王,是我們店最好的業務員。以後你就跟著她學習,直到你轉正。王經理很快交代完畢。最後又半調侃的口吻加了一句:叫師傅 .
  「王師傅好,我初來乍到,以後還請不吝賜教」。我趕緊順著王經理的話叫到。
  呵呵,不用啦,我們年齡都相仿,你也和他們一樣叫我小王吧。王師傅趕緊強調說。
  咯咯,小王八,小王八~王經理笑的彎了腰
  王姐,你 .又取笑我…說著嘟囔著小嘴。王師傅撅著嘴看著還真不錯。
  好了,不逗你了,你以後也跟他們一樣吧,叫我王姐就可以了,不用叫王經理。後面半句是沖著我說的。
  哦,我也覺得這麼叫親近一些。就欣然接受。
  小王帶他出去和同事們認識一下,給他安排個座位,你們好好聊聊。王姐說完又恢複了工作時嚴謹的表情。我和王師傅就離開了。
  各位同事停一下哈,我來介紹下:這是我們的新同事,我的徒弟,叫,叫這才發現我來的太突然了,還不知道我的姓名呢。一句話說到一半卡那了,窘迫不堪。
  各位前輩同事好,我叫張軒,剛出校門的第一份工作,希望各位以後多多指教,謝謝啦。
  以後都不許欺負我徒弟啊,王師傅煞有介事的說到。
  哈哈,同事們都哄堂大笑:你不欺負就沒人欺負他了,師傅在店裡是老人了,想必同事裡有不少她帶過的,大家都深有體會的拆台說。
  好,你們這些個沒良心的,翅膀硬了,來過河拆橋,秋後算帳是把?師傅假嗔後,也哈哈大笑。
  在嬉笑中介紹完畢,同事們又借著大雨阻隔,難得的清閑,繼續開始捉對開聊。
  我一看,櫃台後面有四個寬桌子,每個桌子有三個座位,每個座位前一本公司房源,一部電話。(那時房源都是手工登記,聯系方式在經理室的電腦上,業務員不用電腦,不像現在每人一台電腦,都是網上找房源),師傅說今天有幾個人調休,所以人沒來齊,加上我公司一共十二個業務員。還有就是王姐。然後安排我坐在她那個桌子上,正好她那張桌子空一個座位。
  我這才注意到,師傅邊上坐的正是我剛進門,和我目光相撞臉紅的長發女孩。
  我坐在她們2 個桌對面,角度上可以名正言順的看她們2 個。
  王師傅是圓臉短發,五官很精致,屬于那種靈巧厲害的小女人。一看就是從不吃虧的女孩。
  長發女孩,那會離的有點遠看的不太清,這回近在咫尺,又是對面,一看驚為天人。長發飄飄,瓜子臉,雙眼皮,薄薄的嘴唇,皮膚很白質。
  五官乍看有七分像陳小春版的鹿鼎記裡阿珂的相貌。
  仔細看,要比阿珂漂亮十倍:阿珂的臉型有些窪,鼻子低了些,皮膚經不起近看。而長發女孩,則完全彌補了這些缺陷,更難得的是臉上沒有一點化妝,完全是素顔。
 不要說在那時我的市面不廣,就算是時至今日,我走南闖北識人無數的情況下,她依舊是我見過最美的女孩,沒有之一!(包括電視上見過的人,那些靠化妝才敢見人的明星妝後也不行)。
  忽然情難自禁的念起宋玉的一句話:
  增一分太長,減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
  什麼意思啊,徒弟。師傅聽到了我的自言自語。
  長發女孩臉又紅了起來,頭低了下去,顯然聽懂了我的話。
  我也覺失言了,趕忙解釋到:沒事沒事啊,師傅,我說著玩呢。
  然後王師傅就跟我說起公司的事,還有業務上的一些大概情況,一直聊到下班,剛開始長發女孩還不說話,和我一樣只是聽,後來也慢慢放開了些,也和我說了幾乎話,通過一下午的聊天,我知道了幾件事:
  王師傅是店裡來的最早的業務員,已經二年多了。
  王姐的老公在工業園區開公司,基本上夫妻是各忙各的事。
  公司值班三個人一天輪流著來,人次分配按座位的情況。我和我師傅還有長發女孩一班。
  長發女孩名字叫李芳河北的人,比我早來一個星期也是我師傅帶。
  接下來的時間王師傅每天教我銷售二手房的一些硬件知識,攜剛畢業學意未衰之勢,二天就學會了稅收算法,各種貸款計算,房屋評估技巧,還有顧客推銷技巧。
  原定一個星期的知識培訓,我兩天都學會了,王師傅說自己當初學這些花了一個星期,還經常出錯了。有次一個客戶都要買房子了,因為她算稅算錯了,多了幾萬。最後客戶去別的中介算的少的多,就在別處成交了,二萬的傭金給別人做了嫁衣。
  接著就是最難的學習部分了:市調。就是出去一個個樓盤小區轉走。一個出色的業務員不但要準確知道工作區域內所有小區的位置,還要熟悉每個小區周邊的所有配套設施,醫院,公園,學校,菜市場,交通站牌等等。這些東西是一個買房客戶必須要詢問的。你不能說不清楚,否則就讓客戶覺得你不專業,就沒有成交的可能性。
  台上一分鍾台下十年功,簽合同須臾之間的事,但成交的背後業務員所做的功課,不是沒有做過業務員的人所能想象的。這也是我最後做了2 年多房産銷售明白的道理。我一個月賣7 套房子的銷售記錄在我離開後,那個店多年無人能破。
  很多新來的業務員怕辛苦,就不願親自出去走,都采用的是死記硬背的捷徑。
  拿著前輩師傅們的路線圖,小區圖坐在公司背。雖然沒有顛簸之苦,沒有風吹日曬之虞。但因為小區、路線太多,小區名字很多非常接近,記錯,張冠李戴,根本無法避免。況且城市建設日新月異,前輩們以前記的位置和路線,現在多有變化。無法做到及時更新。而且平面的描述太抽象,沒有記憶實體,很容易忘記。
  小張你帶李芳一起出去市調把,之前就她一個女孩子我不太放心,一直讓她在公司背,不好記,還是出去實地看看記得清。你們帶著日記本把看到的每個小區都記下來,回公司沒事還可以在看看。王師傅安排道。
  「師傅英明啊」我幾乎高興的脫口而出。「保證完成組織交給我的任務」我學著《英雄兒女》裡地下黨人的口吻答道。
  「貧嘴,哈哈,」師傅笑道。
  我瞥了一眼李芳,她低著頭我看不到眼睛。失去了心靈窗口的提示,沒辦法判斷她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公司做的有效范圍就是區縣城的小區。雖然只是北京的郊區縣,但縣城的范圍還真不小,小區也遠比我想象的多的多。反正時間有的是,又有佳人陪伴。我一點也不覺得累。
  剛開始李芳還比較靦腆,不怎麼和我說話。最後離公司越來越遠了,也或者一路又熟點,慢慢也就放開了,和我說說笑笑。
  你是大學剛畢業?李芳突然問道。
  恩,我說出了大學的名字。
  哦,還是二本啊,怎麼不去市裡面發展,在這郊區縣城豈不是英雄無用武之地麼?
  你呢?怎麼會想到來做業務。我沒辦法回答李芳的話,只能王顧左右而言他。
  跟你一比我就像文盲。除了銷售還能做什麼呢?李芳對自己的文憑耿耿于懷。
  我本來想問,為什麼不上大學呢?但轉念一想,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農村的孩子許多都身不由己。況且此話題隱射父母,疏不間親。到嘴邊的話咽下去了。
  文憑只是一張紙,也不見得有多大用,我這不也和你成了同事嘛,在說,文憑也不一定非要在學校才能拿到,你可以自考自學,也可以報考夜校。現在也為時未晚。況且——我不知道我接下來的話,是否合適,說到一半被猶豫卡住了…
  什麼?李芳停下來看著我。明眸清澈的眼神像機戰王的控制令牌,我身不由己的說出下面的話——別人有的,你想有就可以有(文憑),但你有的,別人永遠也不會有,也不可能再有。(絕世的容顔)那是什麼?李芳一時沒有理解我的話。
  西子縱然千百豔,
  不及君顔在眼前。
  我吟出了這兩句,或許是為了注釋上面那句抽象的話,也或許被站在眼前佳人情不自禁吧。
  李芳的臉一下子紅了,抵著頭走開了,我一瞬間像是被點中穴道,錯誤的以為露骨的贊美輕薄了佳人,一時方寸大亂,不知道該追上去,還是分道揚鑣。
  走啊,一會都中午了,下午下班前還要回去報道。轉不到幾條街,看師傅不罵我們偷懶。李芳回頭嬌嗔的說。
  我如逢大赦,趕緊追了上去。
  我們一左一右誰也沒有說話。還是李芳先開的口。
  我真的有那麼漂亮嗎?
  我本來想答,有,當然有,但一撇見李芳嬌媚的眼神,我突然想調侃一下。
  西施嘛,我是沒見過,天天浣紗風吹日曬的,能好到哪裡去呢,至于你嘛,可能是我那個什麼什麼眼裡出什麼什麼,哈哈,我說完就跑開了。
  啊,你消遣我啊,李芳聽出了我的弦外之音,佯裝追著來打我…中午我們一起在街上吃的飯。李芳愛吃面。一下子吃了3 個饅頭,我為了討好佳人,更不想在佳人面前示弱,也勉強吃了3 個饅頭。
  吃的我肚子漲了半天。還笑著說好吃。李芳看著我奇怪的表情,(痛苦的身體和開心的心情糅雜在一起,面部的肌肉都不知道該怎麼組合了,我沒照鏡子,表情應該很詭異吧)也許懂,咯咯的笑。
快樂的時光總是那麼短暫,一天的市調很快就結束了,快到公司的時候,李芳似乎變了一個人,又恢複了開始的沈默寡言,對我的話又不開始不怎麼搭理了。
  剛剛的談笑風生,默契愜意仿佛一瞬間被風吹走了。從熟悉到陌生轉換的太快,大腦就像被卡住了,來不及刷新。
  接連一個星期的市調都是這樣,只要到公司附近或者在公司裡面。李芳就很少和我說話,生疏的似乎連一個同事都不如。
  但一遠離公司范圍又恢複說說笑笑。我不懂她為什麼如此,似乎不想讓公司的人知道和我很熟,也不敢去問,我害怕她翻臉,我連享受片刻遠離的溫柔也沒有了但這種一會冷一會熱,冰火九重天的感覺,讓人發瘋。(此冰火非彼冰火。
  狼友們先別著急硬,後面有你們受的。)一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很快來到月底。
  因為我和李芳合作成了一單,(市調途中遇到的客戶,買了一套三室二廳的房子,傭金我和李芳一人一半)公司規定,新人只要成單即刻轉正。(轉正後底薪沒有了,但提成由20% 增到40% ,底薪才幾百塊錢啊,還是轉正合算)每月月
底公司都有一次聚餐。王姐帶著我們來到訂好的包間。飯店不大,但裝修的很有特色,離公司也不遠。我一看包間的名字還挺有意思,一共就四個,分別梅、蘭、菊、竹。我們在蘭包間裡,我還特意問王姐為什麼是蘭,不是梅菊竹?
  哈哈,因為我的名字裡就叫蘭唄。王姐笑著說
  我一直叫王姐,公司人也是如此。現在才知道,這個比我們大七八歲的少婦老板叫王蘭。
  那天大家都很開心,都玩的很瘋,連我這個很少喝酒的人,都喝了好幾瓶啤酒。
王姐看似比所有人更開心,笑聲很大近似誇張。但我怎麼看都像《唐伯虎點秋香》裡,當所有人都羨慕唐寅娶了八個國色天香的表妹,眼福不淺的時候,唐伯虎的笑,那種打掉門牙往肚子裡吞,那種有苦說不出的澀,那種無奈…王姐的酒量很好,喝了十幾瓶啤酒,但看上去還是很清醒。
  王師傅喝得不多,但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
  李芳就喝了幾杯,臉紅的很厲害。酒後的佳人別有風情,我暈暈乎乎的腦子想起了貴妃醉酒的片段…一直喝到十點多,王姐提議去K 歌,有幾個同事響應,有幾個有事就先回去了。
  王師傅也回去了,王姐還取笑她:就不能讓你的男朋友歇一個晚上?
  李芳也接了一個電話回去了。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本來興沖沖的我,一下子對余下的節目失去了興趣。
  但回去一個人也實在沒事,就跟著王姐還有3 個同事一起去KTV 了。
  王姐很興奮,又拿了一些小瓶啤酒。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喝的頭暈乎乎的。
  中間唱的什麼我都忘了,只記得,王姐唱了一首《忘情水》很好聽。
  玩到淩晨一點多,其他三個同事都打車回家了。只剩下我和王姐。
  出了KTV 我頭更暈了,但思維還是清晰的,王姐大概也差不多。
  「王姐,你住哪啊,送你回去吧。」
  雖然頭很暈,但為了表現男人的尊嚴,我還是提議送王姐回家。
  「那個家太冷清,不回也罷」王姐醉意闌珊的說。
  我不知道怎麼接話,就沒有出聲。
你呢?你怎麼還不回家啊?王姐突然問我
  回去也是一個人,沒什麼意思
  獨在異鄉的寂寞壓抑之情,被酒意一下子誘發了出來。
  你們大學生,哪個不是「三妻四妾」啊,你怎麼會連一個女朋友也沒有?
  王姐不相信的說到。
  哪有啊,我活這麼大還沒有談過戀愛呢,哪有女友啊。我心酸的說。
  哈哈,還是個處男…王姐大笑著說。
  我迥迫不堪,因為王姐的直白,也因為被觸動落寞。
  既然大家都不想回去,我們乾脆回公司,聊它個通宵。王姐提議到。
  王姐年齡比我們大不了多少,但成熟乾練,跟她聊天也挺不錯的。就一口應承。
  我和王姐一起回到公司,整個一條街除了路燈都關門了。車也很少了,非常安靜。
  公司外面是一個電控的捲簾門,裡面是一個玻璃門。
  我們進去之後又鎖好了門,從外面看不到一點亮光,不然大半夜還開著門不是很奇怪。
  公司的布局是縱向長形的,在經理室後面有一個會議室,平時是用來談合同簽合同的地方,裡面有2 個大沙發。
  我和王姐正好一人一張沙發,開著燈各自躺著,天南海北的侃著。
  最後不知不覺就談到家庭,王姐講著她和她老公的故事。
  以前和我們一般大的時候,他們二人也是在二手房公司認識的(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李芳)。
  從一無所有到掙錢自己開這個店,從貧賤夫妻,相濡以沫到富貴輝煌,形同陌路。自從她老公拿錢和一個朋友在園區合開了一個公司後,就再也不管這個店。
  晚上從越回越晚,到越回越少…說著說著,王姐哭了起來。
  此時此刻也許只有靜靜的聆聽才是最好的安慰吧。
  我坐起身靠在沙發上,默默的看著哭的稀裡嘩啦的王姐。
         原來乾練堅強的王姐也有脆弱的一面
  我雖然沒有經曆過,但我懂那淚水的心酸。
  只能共患難,不能同享福的悲哀
            貧賤的恩愛和富貴的離心
  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的鐵律…
  哼,沒有他我照樣活的快樂自在。王姐忽然止哭後說。
  不知道是真的大徹大悟了,還是哀莫大于心死
  小張,王姐老嗎?
  王姐長的挺漂亮的,高挑的身材(有1.7 米還多點),皮膚白質,五官也幾乎沒有破綻。尤其是剛哭過,那梨花帶雨,嬌羞嫵媚的姿態更是彰顯無遺。
  不老,一點也不老,看上去和我們差不多。我真心的說。
  王姐聽我這麼說,轉泣為喜。又見我呆呆的看著她,臉居然紅了。
  空氣中突然充滿曖昧,我的酒意也淡了許多,一男一女半夜在一個房間獨處。
  還是少婦和處男!
  少婦對男人殺傷力之大恐怕要遠遠大于少女甚至處女。
  處女就像剛長成的蘋果,青澀,無味。但利于長遠存放。
  少女就像半熟的蘋果,有點酸,有點澀,也有些許甜。
  少婦才是熟透的紅蘋果,味道已是蘋果所能有味道的巔峰。
  我去個廁所,王姐說完便站了起來。
  喝過酒的兄弟都知道,喝暈了的時候要麼就別躺下,躺下後在起來,走路會更暈。
  王姐一個踉蹌,我趕緊扶住她。誰知她往後一下子摔到沙發上。
  讓狼友們失望了,我很抱歉。並沒有讓電視劇裡,小說裡寫的那樣,男主人公正好摔到女主角的身上,或者手一下子按到女主人公胸部,然後兩人在驚訝中開始接吻什麼的。杜撰的故事也可以寫的很逼真,但唯一不同于真實故事的地方就是沒有那麼多巧合。
  我是半趴著倒在沙發上,王姐是斜著倒在沙發上。王姐的頭挨著我腹部的位置。
  我本來想扶起王姐送去廁所的,誰知我半坐起一看,王姐的上衣領口大開。
  可能是那會喝酒太熱解開的吧,站著時還不是很明顯,這倒躺著的姿勢胸部除了乳頭一覽無余。
  沒想到王姐的乳房這麼大,又白又圓。平時還真沒注意。
  書上說:30至35歲的少婦的皮膚是女人一生的巔峰。身體女性各方面的指標都是女人一生的最佳期。性感嫵媚之氣渾然天成,絕非少女的嬌柔做作,搔首弄姿所能比!果然所言非虛。
  我要起身的動作被迎面而來的乳房擊退了,機械的頓在空中。眼睛死死的盯著乳房。
  雞巴迅速勃起,直奔90度。我現在知道為什麼那麼男人喜歡穿又硬又厚的牛仔褲了,原因你們懂得太安靜了,王姐可能覺得不對勁,起身看見我直勾勾的眼神,一下子明白了。
  好啊,你個小張子。偷看姐。
  我被王姐假怒驚醒,尷尬的坐在那兒不知道說什麼好。
  哈哈,看你嚇的。王姐的讓你看了,我也要看看你的才算扯平。
  沒想到王姐竟然這樣說,我剛想說,我哪有胸部啊,突然看到王姐目瞪口快的表情。
  我下面支起的帳篷已經無法掩飾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王姐就一下在撲過來。不由分說的落下我的拉鏈。直接掏出來放在嘴裡猛舔。
  因為一切太快了,從說話到口交幾秒鍾的時間就被王姐含到嘴裡。
  雖然之前也看過黃片和打過飛機。但那種感覺遠遠不及親身之萬一。
  雞巴被包裹在暖暖的口腔了,濕濕的。王姐的舌頭像蛇一樣纏繞在龜頭上。
  吸、舔、允、繞。那時我還是處男,根本就抵擋不住。不到30秒。精液就噴薄而出。
  王姐下意識的反應嘴要退出,在快要離開雞巴的瞬間,又猛然含回去,而且還把我正在射精的雞巴深深的置入口腔深處。嗓子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音。
  感覺至少射了十幾股。處男的精量之大現在想想都覺得詫異。
  王姐吃下了我全部的精液,還用嘴把我雞巴的殘液全部清理乾淨也吃了下去。
  處男就是不一樣啊,不但精液量大,就是味道也好的多啊,呵呵。王姐說完還故意伸了伸舌頭。
  射的太快了,我覺得太沒面子了。不敢看王姐的眼睛。
  沒事,處男第一次都是這樣的,你也不用自卑。再說,王姐的口技也不是蓋的。呵呵。王姐看出了我的心理。
過來,來王姐邊上來,姐今晚教你做一個真正的男人。
  在王姐指導下我們很快赤裸相對。
  第一次見到真實的肉體,肌膚白質而不失顔色,身體豐腴而不失曲線,乳房大而不失形狀,陰戶飽滿而毛少。我突然想起了楊玉環。記得曾經在一本書上看,楊玉環的肉體也大約如此。因而受唐明皇寵愛至死不衰。
  我突然覺得她老公是傻逼。放著這樣一個尤物獨守空房。真實暴殄天物,腦殘至極。
  我學著A 片裡的技巧和王姐舌吻。嘴裡還留著我啤酒和我精液的味道。然後順著脖子一路吻到乳房。
  王姐的乳房很大,一只手都無法掌握,乳頭不大不小。顔色也不是很深。很奇怪生過孩子的王姐乳房居然還能保持如此美麗。想起A 片裡男優允舔的情形,我也照貓畫虎。
  恩,恩,啊啊王姐的乳頭好像很敏感。女人的呻吟就是最好的催情劑,果然沒有說錯。我像是得到了鼓勵,發瘋似的狂舔乳房,兩個乳房來回允吸。
  啊~王姐突然一聲尖叫,身體繃的很緊。事後聽王姐說,我舔她乳頭把她舔高了。舔乳頭就能舔高潮的女人,自王姐之後我再也沒有碰到過了。
  我離開乳房接著往下舔,王姐的陰部早就一塌糊塗了,連沙發上也濕了。就在我想學著A 片裡去舔陰部的時候,王姐卻用手擋住了我的頭。
  不要舔,那兒不乾淨,直接插我,快插我…
  我擡起王姐的雙腿放到肩膀我,沒想到一連插了幾次都沒有插進去,弄的我雞巴生疼。最後還是王姐用手扶著我的雞巴進去的。
  陰道裡和口腔是完全不同的感覺。陰道裡的溫度更高,更粘。
  好像很多色情小說裡作者都說自己的雞巴有多大多粗。而現實中中國人的大雞巴很少,雖然比日狗和棒子的粗大些,但和西方人比差距還是很大。我的也就一般話,用尺子量過,勃起後大約15厘米,粗度中等。
  生過孩子的王姐陰道居然依舊緊致。緊緊握住我的雞巴。事後才知道,生孩子已經好幾年了,最近兩年她老公幾乎都沒碰過她。
  可能是剛剛射過的緣故,我快速的抽查了幾百次,才一泄如注。我本想拔出來射在體外。可王姐像是知道我要射一樣。用手死死的扣住我的屁股。不讓我離開。
  男女之間的交往很奇怪,一旦發生性關系,兩人就再也沒有障礙,聊天說話也放開了許多。激情之後的王姐特別溫柔,像個小貓一樣的溫順的躺在我懷裡。
  我輕輕的撫摸著乳房,呆呆的看著潔白的酮體。
  一瞬間想和躺在懷裡的女人廝守一生。念頭一閃而過,像流星一樣迅逝,我知道我們不可能…你知道嗎,李芳結婚了。王姐突然說道。
  啊?像是晴天霹靂,我不敢相信王姐的話。
  難怪你不信,公司裡除了你師傅就是我知道。她那麼愛害羞,剛開始我還以為她是小女孩呢,誰知都結婚一年多了。王姐對我的難以置信似乎意料之中。
我還幻想著和李芳的將來,幻想著和李芳的雙宿雙棲所有的夢想瞬間破滅。
  那個靦腆,害羞,動不動就臉紅的美麗女孩,我怎麼也不能把她和一個結婚一年的人妻合並在一起。
  一時間失望,心酸,難過之情充滿心間。好像心裡被人重擊一下。
  你是不是對她有意思?王姐從我的表情讀取了我心裡的數據 .
  哪有?長相一般,形象老土,氣質就是個村姑。我怎麼會喜歡她。
  也許貶低芳,心裡會好受一點。
  呵呵,還說不是,話裡這麼大酸味…王姐笑著說。
  她無論長相還是氣質都和王姐相差甚遠,我就是喜歡王姐你,也不會喜歡她啊?
  我怕王姐繼續提她而故意扯到她身上,而男女的話題一旦扯上自身,上一個話題就會立刻無疾而終,這招我也是屢試不爽。狼友們也可以試試。
  果然王姐默默然不在說話,許久:可惜王姐遇見你太晚了,給不了你幸福…
  王姐的話像鞭子一樣抽在我的心上,是啊,躺在我懷裡的人又何嘗不是人妻?
  淫靡的氣氛突然變的嚴肅起來,如果不是王姐一句話,也許那夜就那麼結束了吧。
  去他媽的海誓山盟,去他媽的愛情,都是狗屁騙人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明日憂與愁。王姐深有感觸的罵道。
  呵呵,我一下子被王姐的髒話逗樂了。我還從來沒想過一個那麼高貴莊重的女人,說起髒話也別有風味呢。
  剛才有句話你說錯了,王姐。我調侃的說。
  哪句?王姐被我突如其來的話弄的好奇心大起。
  你說你給我不了幸福,錯了。你給得了我?性 ~福 .我故意拉長著性字。
  哈哈,王姐輕輕的打了我一下:好啊,拿王姐尋開心拉打鬧之後,王姐的臉也紅了。沒想到一個30多歲久經沙場的少婦也會害羞。
  這也證明了,害羞是女人的天性,絕不會因為年紀,職業,而改變。即使騷如潘金蓮,蕩如川島芳子,只要有觸及心靈的語言和環境,也會害羞的。
  滿目山河空念遠,何不憐取眼前人?開著王姐嬌羞嫵媚的神態,我腦子裡忽然冒出晏殊的這句詩。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任何語言都是蒼白的,只有瘋狂的做愛!我和王姐再次糾纏在一起。處男的精力非比尋常。不但可以連續多次射精,而且射過之後雞巴仍是硬的。每個狼友曾經也經曆過,都懂的。
  那一夜我也記不清和王姐做了多少次,只記得雞巴幾乎都沒有離開過陰道。
  軟了就聊天,硬了就繼續抽插撞擊。二十多年的精華,幾乎一朝盡釋!王姐也教會我很多做愛方法和技巧,我從一個懵懂的少年晉級為性愛高手,王姐功不可沒。
  不管之後我又經曆多少女人,始終沒有一個女人能在床上像王姐一樣讓我瘋狂。甚至我在尿尿,做愛,只要是看到雞巴的時侯,都會不自然想起王姐。似乎王姐已經成為我雞巴的一部分……因為內射的太多,因為處男的精量非常大,事後聽王姐說,都好幾天了,陰道裡還不時的流出精液。害的她衛生巾墊了很久在加上月經的時間,幾乎那個月都墊著,悶的差點沒得黴菌性陰道炎。
  十裡搭長蓬,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劍鞘在美,寶劍也始終有出鞘的一天。
  就像雞巴始終要離開陰道一樣。天漸漸的亮了起來。雖然公司今天休息不用上班,但左右底商照常營業,一旦開門要是看見我和王姐二個人從裡面出來,只怕很快滿城風雨。
  我和王姐都清楚這一點,只能依依不舍的離開彼此的身體。一絲不掛的纏綿了一夜,早上忽然穿好衣服之後反而有些尷尬。瘋狂淫亂的場景依舊回蕩在腦海,而身體卻來到衣冠楚楚的光天化日。兩廂反差讓人尷尬不知所措。
  冷著乾嘛,走吧。回去好好休息,把…後面的話王姐沒有說出來,也或者說不下去了。
  把昨晚的事都忘了是吧?我把王姐的話補充完整。
  小張我。王姐似乎要解釋什麼。
  不需要解釋什麼,這樣的結果我很滿意。(這句話絕對是我數年前原創的!
  從時間上,我絕對是第一個先說的。現在已經被廣泛應用了,最出名的是《美人心計》裡劉盈為了竇漪房而死時在竇懷裡說的一句話)我和王姐清理下現場,拉開窗戶,窗外的清新的空氣和亮光讓我恍然如夢。酒意已退,如果不是飄在空氣中淡淡的精液和愛液的味道。我真以為自己只是做了一場春夢。
  我們誰也沒有說話,默默的朝大門口走去。有兩道門,裡面是一個玻璃門,外面是一個鐵的捲簾門。我打開裡面的玻璃門,只有王姐有外面捲簾門的鑰匙。
拿鑰匙的手有些發抖,以至于幾次都沒有插準鑰匙孔。
  因為我們都知道,這扇門一旦打開,我們必須從此忘記昨夜,忘記發生的一切。
  這是我們彼此的承諾,也是對彼此最好的結局。
  我到現在也說不清跟王姐到底是什麼關系,對王姐是什麼感情。
  亦姐弟,亦情人,亦同事,亦戀人可以肯定絕不是愛,但為何又讓我如此懷念?
  是相見恨晚的遺憾,還是第一個女人的依戀?
  是獨在異鄉的寂寞,還是孤軍奮斗的強援?
  終于鑰匙插進了孔裡。只要鑰匙往由輕輕的一轉動,我們兩人的故事也會隨之終結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做,也不知道王姐是否真無牽掛。我從後面靜靜的抱住王姐的腰。
  在給我片刻溫存好嗎?我輕輕的在王姐耳邊說。
  沒有說話,沒有回應,或許是默認,也或者是在掙扎。
  九零後的兄弟看到這段可能要不屑一顧了的說:掙扎個毛線啊,當情人唄,當炮友也可以啊。這麼想時下也沒有錯,但我只能告訴你,你不懂80後,更不懂那個年代。那個時代沒有情人和炮友,或者有但很少。只有夫妻和戀人。一旦決定保持關系就必須做出抉擇。那需要何等的勇氣,需要面對何等的壓力阻力!
  我感受到王姐的顫抖,我知道那不是激動,是決堤前的最後防線的動搖。
  不要讓我忘記和忘記我好嗎?太殘酷了我們彼此把那個夜晚封存在心底吧。
  也許當時沒有這句話,我和王姐就不會有後來的故事。可惜,人生沒有也許。
  王姐哇的一聲哭了,猛然轉身,瘋狂吻我,我們的舌頭像千絲百結一樣雜亂的纏繞在一起,口水,還有王姐的淚水混合在一起,鹹鹹的。
  不知道吻了多久,仿佛我們的口水已經相互吃盡,王姐的淚水已經流乾。
  王姐趴在我懷裡,已經沒有眼淚,只有抽噎。
  「別人都希望下班,可我好怕下班,在公司裡還有你們陪著我,回家都是我一個人,曾經的山盟海誓早已化成孤獨寂寞。我只能用起早貪黑的工作來麻醉自己。我很辛苦,真的好辛苦。現在遇到了你卻已經不能回頭」
  這是一個被愛情遺棄,被富貴所累的女人歇斯底裡的吶喊,我沒有資格也沒有資本去承諾什麼,只能安靜的聽著。任由王姐發泄。
  雨在大也會有雨過天晴的時候,霧在濃也始終會雲開霧散。
  哎……走吧。王姐的一聲歎息包含了多少無奈。
  我的眼淚幾乎奪眶而出。我看著梨花帶雨的王姐,其實這是個可憐的女人。
  沒有幸福的女人,有再多的錢和地位也是可憐的。我不能流淚,也不能在說什麼,我不想再給她任何壓力。
  嘩~ 一聲,捲簾門徐徐的推上。我們從裡面出來,門再次被拉下。
  在門裡面的時候我們被門關著,而出來了呢?又不何嘗不也被門關著,只不過空間大小而已。就像監獄裡被關著的犯人一樣,而我們在監獄外面,不也一樣被關著嗎?只不過一個是關在鐵門裡,一個被關在社會裡。本質沒區別。
  清晨的北京更像一個城市,公路上三三兩兩的的士。沒有白天那種人山人海,車水馬龍。太過喧囂,太過機械化,就失去了人生存的本性。
  王姐住的地方在東關,我住的地方在西關。完全是南轅北轍,就像我們兩個的人生軌跡,相交本就是一種誤會。
  我們不約而同的叫了同一輛的士,我們都想著先送對方回去,在折回來自己家。
  「西關」「東關」我們坐上車異口同聲的說出了對方的位置,然後互相看著對方笑了。王姐,還是先送你回家吧。此時此刻,我眼中的王姐只是一個女人。
  男人應該照顧女人的。
  司機很聰明,什麼也沒有問,就開往東關王姐家的方向…回到家很累,也沒有洗漱就直接入睡了,一覺睡到晚上八點多。最後還是被尿憋醒的。
          看看手機上面竟然有3條未讀信息
  1.王姐:還沒睡覺吧,醒了別忘了吃飯…時間是下午3 點多。
  2.師傅:小子,今天休息在乾嘛呢?沒出去逛逛,泡女孩?師傅還以為我昨晚回來睡覺的,今天在外面玩了一天呢,時間是下午5 點多。
  3.李芳:乾嘛呢,也不給我發個信息,無聊死啦。下午6 點多王姐的信息讓我很感動,最好的問候就是最簡單樸實的話。不需要華麗的辭藻和實質的行動,一句關心的話足以。
  師傅的話倒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她總是拿我沒有女朋友開涮。
  李芳的信息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沒想到她會主動給我發信息。
  我立刻一一做了回複。
  1.時光匆匆,紅顔易逝,開心才重要,何必想太多。
  2.呵呵,我倒想跑女孩子,窮光蛋一個,誰會喜歡我啊。
 3.你在哪?
  回複完了,我就去洗澡洗漱了。回來一看來了2 條信息。
  師傅:哈哈,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沒事,師傅挺你,實在不行,師傅雖然有男友了,但也勉為其難收你為「小妾」吧哈哈。
 李芳:打過來!
  王姐沒有回,讓我有一點失落。師傅的話我也就一笑了之。李芳讓我給她打過去,倒是讓我有點受寵若驚了。
  我撥通了李芳的電話:怎麼了,有事嗎?
  咋?沒事就不能打給我麼。李芳揶揄道
  你是不是想我了?要不是昨晚聽王姐說李芳已經結婚一年多了,我一定會這麼接。可現在,曖昧的話已經沒有勇氣說出口。
  哎~ 想說的話說不出口,想喜歡的人已經沒資格。我不自主的歎息了一聲。
  歎息什麼啊,怎麼了?李芳追問我。
  你老公呢,沒有陪你嗎?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直接說破。
  你怎麼知道的?李芳的回答已經間接的承認其事。
  原本希望王姐因為吃醋我喜歡李芳而故意說謊騙我的幻想也破滅了。
  也罷,就這樣做個普通朋友,心無雜念不也挺好嘛。我不想繼續糾結下去,直接快刀斬亂麻。
  電話那頭沈默了許久,人真的可以做到心無雜念嗎?李芳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知易行難,我自己根本沒把握或者根本就做不到,所以沒辦法回答,只能默默杵在那裡。
  話筒兩頭太安靜了,安靜的讓人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