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色文  »  唯一不能禁錮的是愛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唯一不能禁錮的是愛
人事部告知我要做好工作調動的心理準備,理由是一家國有紡織廠正缺名干
部。紡織廠?大部分已經倒閉,剩下的也只是苟延殘喘的等待著破產。聽到這個
消息的時候,我雖然有點驚訝,但內心很快就平靜了。其實自從考進公務員的那
一天起,我早有考慮到這麼一天。

  我沒有什麼社會背景,唯一有的,只是我的學歷和責任心。自從老公廠裡停
工後,一直在家待業幾年了,意志消沉的他,拒絕任何的再就業機會。而在家做
全職太太的我,不得不盤算著如何支撐整個家庭的一切開銷,因此我們也暫時放
棄了要個孩子的念頭。

  我常常感歎空有一堆值得自豪的學歷,卻每天被圈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因
而在面對重新走向社會,我內心有種解脫似的高興。特別是聽到老公下崗的那一
刻,我居然沒有顧及他的痛苦,還在鏡子面前比試著幾套中意的衣服,想像穿著
它們上班的感覺。

  找什麼工作?當然首選是公務員,我是怎麼被錄取的?說來都是個奇跡。考
試我是全省第二名,自信的我卻在面試的時候被淘汰,可沒等我翻閱招聘信息的
報紙,卻接到了再次面試的電話。一切似乎很幸運。記得那天,老公在家為我辦
了一個很開心的祝賀儀式,雖然很簡單,桌上一兩碟炒得不太好看的小菜,可對
於從來不下廚房的老公,已經很為難他了,那天我哭了。

  在上班的第一天,我很奇怪,我的長像、身材和氣質居然可以排在局裡最前
面,我就弄不懂,第一次面試的時候,我是怎麼輸給這些對手的。接下來的實際
工作,更讓我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無論是專業知識和辦事效率,我也算得上是局
裡名列前茅的。

  可這一切優越感卻在幾個星期裡很快化為烏有,我感到的是一張無形的網,
人際網,人情網。就連掃地的大嬸居然還和某某領導沾親帶故,我很快意識到我
的前景暗淡。直到一年後的今天,我更印證了我的判斷。

  我不知道是怎麼走回我的桌前,想到家裡本來就異常消極的老公,和我們那
個破破爛爛的小家,我的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打起了轉,並不是因為我的工作,而
是在這一刻,我體會到了老公當時的感受。為了剋製自己的情緒,我開始在桌上
收拾著雜亂的文件。

  第二天,紡織廠打來電話,叫我先去談談接下來的工作。我準時到了那裡,
接待我的是劉廠長。第一眼,我就對這個目不轉睛的盯著我上下打量,弄得我渾
身不自在的未來直管領導感覺特別噁心。

  他瞇著個眼睛,似笑非笑的對我說:「小田啊,對你可是早有耳聞啦!」

  「您說笑了吧?」我對這種奉承倒也習以為常了,可接下來的話,卻讓我吃
驚不小。

  見我一臉疑惑,他接著說:「以前就聽說了,你可是你們周副局長特意從淘
汰的名單裡重新選了出來的,今天一見真人,果然周局很有眼光呀!」

  「我,我……」我真一時不知道回答什麼好,我從來沒有這麼失態過,因為
我似乎正要打開一個睏惑了我一年多的迷。

  劉廠長接下來就很意味深長的說:「這幾年,周局也享受夠了?你也該到我
這裡來體驗下『生活』了。」在說到「生活」兩個字的時候,他還特意放慢了速
度。我不是白癡,我知道他在想什麼,礙於他是領導,我只是當聽玩笑話一樣,
乾笑了一下,其它的話,我就根本沒聽進一句。

  回到家,我忙沖洗了幾遍全身,可一想到他那樣子,我就難受。老公依舊躺
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這些年來,我也習慣了這種沉悶,沒有關心,沒有問候,而
我每次好想對他說說我的委屈,卻被他幾句冷冷的話打消了念頭。

  躺在床上,我反覆的琢磨著白天劉廠長的話,我開始努力去回憶周局;說句
實話,自從進了局裡,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和局一級的領導沒有任何接觸,只
是平時在一些大的會議時,才遠遠看到坐在中央的幾個局領導,可對周局,我一
點印象也沒有,甚至我都不知道他是幾個領導裡的哪一個。那麼不認識的人,他
為什麼又要幫我呢?

  正在思索的時候,老公爬上了床,不問我願意不願意就強褪下我的內褲,也
不等我有反應便強行進入我身體,也就在這時,他才發現我流著眼淚,於是冷冷
的問我怎麼了,我便把白天見到新領導的情景告訴了他,本想他安慰我,卻聽到
他用很認真的口氣對我說:「那你就犧牲一下,這樣,把關係搞好了,對你將來
有好處,難說,我也是個翻身的機會。」

  聽到這裡,我很是震驚,結婚這麼多年,我能分得出他是不是開玩笑,我真
希望自己聽錯了,我莫名的怨恨湧上心頭,將他推開了我的身體,可就是這一個
舉動,他回給我的卻是結婚,不,應該是認識以來第一次對我施與拳腳。

  次日,一夜沒合眼的我,到局裡準備收拾一下個人物品,路過副局長辦公室
的時候,我忽然有種很想進去問個明白的衝動,最後我對自己說,就算是走了,
跟領導打個招呼還是應該的嘛!這樣才鼓起勇氣敲響了門,裡面一個渾厚的男人
聲音「嗯」了一聲,示意我可以進去了。

  辦公室很大,盡頭處放了一張大大的桌子,對面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端坐在
中央,低著頭批閱著文件。我有些緊張,一時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他似乎也沒有
察覺到我進來,半天都沒有說話,偶然抬頭的時候,他才看到我,我也才第一次
近距離的對視著這位副局長,可由於緊張,我立刻又躲開了他的視線。

  「是小田?!坐!」從他的聲音來看,他顯然有些意外。我偷偷地觀察了一
下他,年紀大概五十歲左右,像貌一般,沒有那種給人太強烈的印象,可神氣間
卻透露著一種自信,不,應該是威信。

  他注意到我浮腫的眼睛,關懷地問我:「怎麼啦?這麼憔悴?」

  我忙解釋道:「可能是新工作有些課題要研究,有點累。」

  周局起身離開了辦公桌,坐到了我對面的沙發上,語氣沉重的說:「市裡對
精簡機關的要求很明確,組織上也研究了,這次人事的調整確實讓很多人意外,
我的很多老戰友,也在這次調整中,就連我也不例外。」

  他說到這裡,我倒感覺很驚訝,不會他也被「下」了吧?好奇之下,半天沒
吭聲的我突然問了一句:「您……您也要調走嗎?」

  「是啊,組織部已經定了,可能到省裡工作吧!」周局忙帶解釋的回答我。
似乎想讓我不要緊張,可這樣一來,反讓我更加覺得拘束起來。

  我有些絕望了,也不知道怎麼突然就說了一句:「我還是只想跟著您手下做
事情。」

  周局見我情緒開始有些激動,看了看手錶,說:「喲,下班了。這樣,我們
路上說吧!」

  到了樓下,周局執意要送我回家。在路上,車裡只有我和他的時候,我再也
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忍不住對他說了對劉廠長的看法,他聽了後,先是有些震
驚,接著就沉默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心想,這天下烏鴉一般黑,我開始後悔
自己剛才的舉動。

  車子開到了我家樓下,這是一個很舊的小區,道路很窄,還有很多垃圾和障
礙物,車子進來的時候,還颳到了門。臨下車的時候,周局忽然拉住我的手,語
氣沉重的說:「我能讓你進來,我也要讓你有個好的去處,別太多想了。」這似
乎是一種承諾,我好久沒有聽到過的承諾,那一刻,我很感動。

  才進家門,老公便迎了上來,我以為他是來道歉,可他根本不問我昨天晚上
有沒有傷到,反而問我坐著誰的高級車回來的?我對這種冷漠感到寒心,出於報
復,我回到道:「我和領導,你滿意了吧?!」

  他的反應讓我意外,沒有那種緊張我的任何表情,卻來了精神一樣的反問著
我:「怎麼樣?你有沒有主動點?!」

  聽了這句話,我忽然很厭惡眼前這個形象邋遢、精神萎靡的男人,他是那麼
地讓我覺得陌生,我發瘋似的責罵他:「你還是人嗎?我是你的老婆啊!」可我
的話還沒有說完,卻被他的手用力的打在了我的臉上,我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
在了地上,他還繼續罵道:「賤貨!你出去陪其他男人睡覺,我還沒發火呢,你
還反過來吼老子?!」

  我的心碎了,此刻再也撿不回任何的快樂回憶,我在他的謾罵聲和拳腳下掙
紮著跑出了屋子,周局的車還停著,見我跑出來,他忙下了車,不等他問我,我
便自己開門上了車,他見狀也隨後上了車,開出了小巷,直到一個陌生角落才停
下來,這時候他才說:「我下午就見你臉上有些瘀傷,我想你可能在家裡受委屈
了,所以我就等在門外……」

  接著,他很柔和的問我,要不要先去吃點東西,別餓壞了身體。可我搖了搖
頭,告訴他,我現在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的哭一場。

  於是,車子又停到了一個小區裡,他帶我上了樓,進了一個套房,可能是沒
有人居住的關係,這裡拉著窗簾,可正是這種昏暗的環境,讓我有種隱蔽的安全
感,而思緒混亂的我,到底是出於報復,還是某種感動,我現在真的想不起來,
但我當時確實有種渴望有人擁抱的衝動,我抱住了周局,在他寬闊的肩上宣洩著
自己的淚水。

  他的手,很有力;抱住我的時候,我感覺到一種失去好久的溫暖,就這樣持
續了一段時間。

  漸漸地,我發覺周局的呼吸開始變得有些急促,摟著我的手也越來越緊,於
是抬起頭,想要對他說不要這樣;可當我看著他的時候,發現他的眼睛流露著一
種哀傷,我的心一下就軟了,再一次把頭埋在他的懷裡,他明白我的想法,開始
對我解釋說:「我是真的喜歡你,從第一次看到你資料上的照片,我就無法忘記
你。」說完,就輕吻了一下我的脖子。

  我還是不太習慣,另一個男人這樣和我親近;所以,我還是輕輕地說:「別
這樣,就……就只是抱著,好嗎?否則,我覺得對不起我老公。」

  周局聽了我這句話後,有些愣住了,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失禮,忙解釋說他不
是隨便的男人,單位裡那麼多女同志,他從來不這樣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他只
是因為太喜歡我了。而且這些年來,他把我弄進局裡,從來沒有讓我知道,也不
想我報答,甚至沒有打攪過我。

  聽到這裡,我再次流淚了。這一次,我是為這個讓我十分地感動的男人,為
了默默做著不求回報的他而流的淚,於是我很溫柔的對他說:「周局,我十分地
感謝和尊重你對我做的一切,但我不知道怎麼報答你,可我們還是不能過了,好
嗎?」

  他眼睛紅紅的看著我,回了一句:「我不想傷害你老公,更不想傷害你,我
不會強迫你的。」

  女人很敏感,我能感受到他內心對我的情感,同時也看得出,他因為控製生
理上的慾望而顯得非常難受,這讓我心裡很是過意不去,我不知道應該再說些什
麼。

  可就這種僵持卻被周局一個突然的吻打破了,他迅速的吻在我的嘴上,舌尖
頂開我沒有防備的雙唇,立刻一種強烈的吸力讓我腦裡一下變成了空白,驚恐夾
帶著刺激,使我身不由己的去和它交換著彼此的唾液,感受著那柔軟的交織感。

  良久,當我稍微有點意識的時候,他摟在我後背的手,已經穿過我的襯衣下
擺,正在找尋後背上,胸衣的扣子,我想說不,可我無法說話,我想推開他,卻
一點力氣也使不上,最重要的,此時我發現內褲上已經很明顯有些不舒服的粘粘
感,並且還在不斷一陣陣地湧出。

  這一切讓我彷彿回到了熱戀時那激情四溢的一個個難忘的夜晚。對,我想到
了我老公,想到了我們曾經一起快樂的日子,我全身又有了力氣,我用力推開周
局,他沒有再勉強,只是對我說:「我不是有意傷害你,你還是走吧!」他沒有
絲毫生氣。

  我沒想到,他竟然能如此大度,除了感到意外,更多的,我相信他是真心待
我,我不敢停留,害怕自己無法堅持下去,於是沒來得及整理一下衣服,就在我
出門的時候,他用很誠懇的語氣向我說對不起,並謝謝我今晚帶給他的記憶,他
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我一家都過上好日子。

  我沒有回頭便衝出門外,關了門,我聽到從屋裡傳來一個我很熟悉的聲音,
那是我手機在響。我轉身的時候,門開了,周局剛想開口,我便返回到屋裡,找
到丟在地上的手包。

  由於東西多,費了點功夫才找到響個不停的手機,接通後,是已經喝得醉熏
熏的老公打來的,他用嘲弄的口吻問我是不是正在和男人做愛,半天不接電話,
我很氣憤地回答:「是!」接著他又問我是不是在跟哪個有權力的男人交易,還
叫我不要忘記關照他這個正宗丈夫。

  我無法再聽下去了,關了電話,我看著站在角落裡迴避我接電話的周局,我
忽然對這個五十多歲的男人產生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我睏惑的問他:「我真是個
壞女人嗎?」

  周局再一次摟住了我,比上一次更用力的抱住我,柔和的對我說:「不,從
第一次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女人。」

  第二次也許是我主動吻上去的,似乎剛才嘴裡仍然殘留著彼此的味道,雙舌
是那麼熟悉的相會,而身體裡的感覺又激了起來,我控製不了的雙手也摟抱著他
的頭,十指叉入他的髮根,摸了起來。

  周局也不再那麼耐心謹慎的對付我的胸衣,而是毫不猶豫、半解半扯除去襯
衫的紐扣,涼涼的感覺,讓我知道自己已經是整個上身除了胸衣外都暴露空氣中
了,然後他突然停下,徵求地問我:「可以嗎?」

  此時我除了感覺到一陣陣電流般的感覺不斷從心臟流到下面,形成氾濫般的
泥濘外,我不知道要回答什麼,我用不反抗給予了他回答,胸衣很快被移去了,
我現在的乳房已經變得特別敏感,當他的手一接觸到的時候,我甚至全身因劇烈
的反射而抽搐了一下,他的手很大啊,我也是第一次被第二個男人撫摩乳房,感
覺害羞和少許尷尬,我不敢動了,也不會動了。

  他很溫柔很愛護的撫摸著,被這樣一雙手來回輕揉的乳房,向大腦不停的傳
遞著一種很塌實的感覺,好像被很親的人保護著,手指慢慢滑動在乳頭上,很輕
的摩擦,時而麻時而癢,沒有男人給我我這種感覺,這種耐心的愛撫,真的舒服
得難於用語言形容。

  不一會,我感覺腰間有一種忽然放鬆的感覺,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
解開了我的褲扣,一隻手順其自然的滑到我的臀部,開始佔據著我身體最後的陣
地。

  我翹起的臀部被他包裹了起來,成了他手中揉弄的麵團,手離開的時候,我
才發現,遮擋的內褲早已不見了蹤影,而此時,周局的手指移到了陰部,畢竟,
這裡還是我最隱蔽最羞恥的地方,我條件反射的用手按住了他的手,可我不得不
承認,我內心充滿著一種期待的感覺,他一定能感受到,畢竟,我阻止他的手,
不是那麼有力,頂多也就是女人矜持的一種虛偽表現而已。

  很快,各種抵抗都現出了真面目,他的手指依舊任意的在我陰部摩擦著,兩
根手指如同一對舞蹈表演者,互相配合的在陰唇褶皺間交替穿梭;有時候又淘氣
的藏到我下面的毛中。最後,其中一根終於悄悄地伸進了我的身體裡面,他用一
種很特別的螺旋型運動,慢慢地伸進伸出,兩三下後,我的整個下體已經開始發
燙,燒遍我全身,當時人就迷迷糊糊了。

  當我感覺到他停下來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地上,下面墊著一塊大
毛巾。

  原來他正在脫掉自己的褲子,然後是內褲,我的臉一下子就羞紅了,因為好
奇,我還是微微睜開眼睛偷偷看他的身體,可能房間光線不是很好,只看到那東
西很黑,卻看不仔細。他跪著架開我的雙腿,成V字型打得很開很開,我立刻意
識到,自己的陰部沒有任何保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一種羞恥的感覺讓我想動,
可卻指揮不了身體。

  很快,我下面傳來很溫暖的感覺,很奇怪,不應該是他那種東西插進來的感
覺。我一看,原來他把頭埋在我下面,用舌頭舔我陰唇,沒有人對我這樣過,尤
其是舌頭伸進陰道後,開始用力抽吸的時候,我就感覺失去了最後一點力氣,一
塊無形的吸鐵正把我的整個腹腔都掏空。渾身除了火辣辣的燃燒外,千千萬萬的
螞蟻啃食著我的每一寸肌膚,而大量的分泌物也源源不斷地向外湧出。

  最後,我感覺我的小便也快憋不住似的,害怕出醜,我堅決的叫他停住,我
受不了了。

  在我的再三哀求下,他終於開始了下一步動作,一手扶在我的小肚上,一手
將那東西準備送進我體內,這一秒的等待讓我有些抓狂,我從沒有期待什麼似的
等待著將要發生的,將要感覺到的,充滿好奇、興奮和緊張。我在等待的是另一
個男人,不同的男人進入後的感覺,會是怎樣?為何一秒我能胡思亂想那麼多?

  進來的時候,很快,一個嚴絲合縫的大活塞,幾乎沒有什麼阻攔,我下面分
泌的液體足以讓它隨意的進出我身體,滿滿的佔據我下面,窺探到我最深處。我
老公也從來沒有頂到我這裡,宮口被異物的第一次衝擊而產生了一絲疼痛。我不
由的失聲叫了出來:「好痛啊!不要進啦!」

  這種叫聲反而讓他像打了一針強心劑,他腰部的力度不但沒有消弱,反而一
次次更深、更快的插入、再深入。我能聽到他喘息著男人那渾厚而磁性的粗氣,
伴隨著我們之間肉體碰撞時,粘液噼啪噼啪的聲音,迴盪在整個房間。這種簡單
的音調和節奏,使我無法剋製自己迷亂張開的嘴,摸索著主動找尋他喘氣的嘴,
舌頭混合著唾液融合在一起,我們彼此緊緊抱住對方。

  此時,我下身的神經異常的敏感,我甚至能深切的感受到我的陰口隨著他的
進出而翻動著,他每一次插入都充實的漲滿我下體,深到我腹內,壓迫著我的小
便處,讓我不禁想要尿出的急迫感,抽出一半的時候,又在我體內如同真空般拉
扯著我的五腹六髒,過電般再傳到大腦,酥麻麻的讓大腦間歇性的閃空,令人窒
息、痙攣、休剋。

  經過這一過程後,身體感覺完全虛脫了,大量的汗水充滿在我們身體交匯的
地方;不知道是周局的,還是我的,而我下體分泌的粘液也已經順著臀部,淌到
墊在身下的毛巾上,濕了一大片。

  我感到他的身體有些僵直了,我知道那意味著他可能要射了;不等我讓他出
去,他已經爬在我身上抽動了起來,陣陣地熱流噴灑在我體內,流過之處,是那
麼地溫暖。我忽然有種小寶寶在我體內找個家的幸福感。

  我下體陰道內的充漲感覺正在消失,他退出軟物的瞬間,我又有種意猶未盡
的不捨得感。周局慢慢地起身,坐到一旁的地上,我也想起身,卻發現整個人似
乎已經被壓得沒有了力氣,雙腳可能因為一直張開著,酸得無法動彈,平靜了片
刻後,陰口又開始有種火辣辣的感覺,好像被擦破了一樣。我連忙用手觸摸了一
下,只有一些白色的濃液,沒有血的顏色,才放心下來。

  見我難起身,周局忙上前攙扶住我,看著他裸體的下身,在我面前晃動著,
我一下子很難為情,快步走進衛生間,沒讓他跟。

  我雙手放在洗手台上,支撐住我的身體,面對鏡子,我驚訝地自己赤裸的身
體站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剛才的精液開始順著陰唇流出,順著大腿內側溢到了膝
蓋,我抽了幾張衛生紙開始仔細的擦拭著;看到乳白相間的濃液,心頭湧上莫名
的哀愁,是報復老公的成就感,還是自己成為另一個男人戰利品的羞恥?還是一
種性愛刺激的興奮?

  我哭了,我不認識自己,至少此刻我不知道我在想什麼,這種無助感讓我無
比的沮喪。

  沒有可以遮擋身體的東西,當我走出衛生間的時候,我只好雙手抱在胸前,
看到周局仍然站著,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神,也不知道該怎麼走過去;我猶豫了片
刻,還是低下頭,迅速過去,背著他穿好了衣服,我一直感覺他想開口說點什
麼,可能怕我情緒激動,而一再忍住了。就在我快走出門的時候,他從後面抱住
了我,依舊溫柔的說:「謝謝你,我不是只想玩弄你,我是真心喜歡你。」

  應該說,他這話真的很安慰我,多少減少了我的罪惡感和愧疚感。我沒有留
下,也沒有回家,找了個旅館用失眠的摺磨來為我所做的一切買單。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裡,我果然接到了新的調動任命,而我老公也接到了一家
大型國有企業的聘用。期間,周局沒有再打攪過我,我在心裡想,也許這件事也
算平靜的瞭解了。我承認內心深處仍然對那晚有種說不出的懷念之情,悄悄地,
埋藏著。

  大約過了兩個月,我已是省裡最年輕的女處長了,秘書提醒我,新任的廳長
馬上要到了,我笑自己光顧著工作,連這個文件都沒有看。我連忙整理了一下儀
表,便匆匆趕往樓下歡迎現場。

  是他?!我沒看錯,周局?他就是我們現在的廳長?可看上去,這一別,他
忽然變得蒼老了許多,沒有了昔日的精神;我由於去得晚了點,我只站在人群中
間,他也沒有注意到我;他下了車,便直接走進了大樓。

  我立刻衝進了衛生間,我的心跳很快,再次的相見,讓我說不出是種什麼感
覺。更丟人的是,我內褲上居然有點濕了。我極力對著鏡子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
姿態,才回到了辦公室。我覺得,他肯定要找我談話。就這樣,我忐忑不安地度
過了一天,可到了下班,也沒有接到任何消息,我有些失望。

  回到了宿捨,我好想撥通他的電話,質問他怎麼可以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過那樣對我呢?又想問問他難道對那晚發生的事情一點感覺也沒有嗎?或者,我
就這樣想得快瘋了。

  第二天,第三天,一個星期過去了,我開始安慰自己,別激動了,別人佔了
甜頭,就不會有什麼感覺了,只有我還傻傻的瞎激動。不知不覺地,我走到了江
邊,看著夜色,希望能讓我平復自己。

  「小田。」很熟悉的聲音。

  當他第二次叫我名字的時候,我知道是他,我沒回頭,應該是不敢回頭,我
怕我控製不了自己,這樣會很丟臉;我故意裝沒聽見,快步的朝夜幕中走去,他
在後面追趕著,不停的叫我的名字,每一聲都如同一雙無形的手拉著我。我停住
了,轉身看到了那張令我想,令我恨的熟悉面孔。

  我此刻不得不承認我忘不了他,我一直以來只是在欺騙我自己,我用力開始
在他胸口捶打,也不顧身邊有沒有人的衝他喊著:「壞人壞人壞人!你有本事別
來找我!」他抓住了我的手,我怔住了,以為他要還手,卻看到他佈滿血絲的眼
裡紅紅的,接著緊緊抱住我,對我說:「我不敢找你,我怕你對我上次的行為生
氣。」

  「傻瓜,你根本不懂女人的心。」我忽然有萬般的柔情對著他說,彷彿對一
個孩子一樣。

  他開始吻我,我也不再拒絕,可我嘴裡有種鹹鹹的味道,應該是他流眼淚。
再次來到我們第一次發生關係的屋裡,我沒有了上次的矜持,也沒有了女人的羞
澀,我配合著他撫摸我的胸部,甚至自己蹩著手繞到背後,解開胸衣,而他也急
不可耐的把我的裙子掀起到腰上,手摸尋到我的大腿根部,他突然停下,壞壞地
對我說:「你怎麼現在就這麼氾濫成災了?」

  「好壞,不準說!」我被他這麼一壞,心裡激發起了女人的嬌柔與嫵媚。我
用手輕輕地打了一下抵著我的硬東西,反問他:「你這個大領導意志力也很薄弱
嘛?」

  他原本想把手指頭插進去,可又看到我已經濕透的內褲,他用手把我的內褲
頭拔開一邊,接著只聽見他褲鏈聲響過後,一根很大的東西向上直伸了進來,充
實得我裡面沒有絲毫容納的空間,我被這突然襲擊而痛得在他肩上狠狠地咬了一
口。

  他被我一咬,又更用力的往上頂,邊頂還邊說:「看你還敢說領導壞話!」
沒幾下,我只好向他求饒。可他並不打算放過我,還略帶責備的說:「你今天流
那麼多,我三條腿都被你弄濕了。」聽到這裡,我狼狽得把頭埋在他懷裡不理他
了。

  不一會兒,他拔出了那硬硬的東西;我想趁此躲起來,不給他,可沒想到,
他來個強行把我推到床上,另一個房間的床上。

  我邊笑,邊蜷起身子,可還是被他強行分開我的雙腿,我只能假裝做抵抗;
他又一次直插進我下面,不同的是,這一次他只插進一點,便反覆的磨來磨去,
我實在癢得難受,只好把他按倒在床上,然後直起坐在他身上,用手扶著他那裡
放進我裡面,然後調皮的對他說:「哼!現在我來搞你!」

  他閉著眼睛,一臉享受的感受著我在他身上套弄著,我也放蕩的扭動臀部,
肆無忌憚的表達著我的慾望,房間裡充滿了我快樂的呻吟。

  這是我們快樂的小屋,不久我便親自把這裡佈置得漂漂亮亮。儼然成了一個
幸福的小家,而我們的關係也漸漸被單位裡的明眼人看在眼裡,只是不敢挑明罷
了。而其他的煩惱也不斷來了,隨著我職務的因素,接觸的其它單位和領導也越
來越多,開始不斷有領導要調動我,都被周局(我還是愛這麼叫他)找借口回絕
了,因此,他也得罪了不少上級和同僚。

  這期間,我們周遊了很多地方,可遺憾的是,每到一處我們總是戴著帽子和
墨鏡,他開玩笑說,我們就像對賊一樣。是啊,他雖然很早妻子就死了,但我老
公卻一直不同意離婚,而我和周局也只能這麼偷偷摸摸的過著。

     ***    ***    ***    ***

  一個炎熱的中午,丈夫打電話,說同意離婚,叫我中午到家裡辦手續。我沒
有多想,我把事情告訴了周局,他興奮得不得了,抱著我狂吻了半天,並執意要
送我回家,我說不要了,他卻醋醋地說:「我怎麼知道你們見面會不會……」

  我一聽就生氣了,他嚇得連忙對我解釋是開玩笑的。

  車停到了樓下,我叫他在樓下等,畢竟不太好,他同意了,我便一個人上了
樓;一進家門,我驚呆了。我早聽說丈夫在他們單位找了個女人,可我沒想到的
是,他居然和那個女人在家裡穿著那點睡衣在等著我,我很生氣,冷冷的叫他快
簽字,他卻邊摟著那個女人,邊說:「看,這就是我妻子,一個靠肉體做官的女
人。」

  我努力壓製著自己不去聽他說什麼,可他絲毫沒有要辦手續的意思。我覺得
我來錯了,立刻返身往門外走;就在這時,他上來一把抓住了我的頭髮,把我重
重的摔在地上,我立刻痛得哭了,可他卻笑得很開心,嘴裡罵道:「賤貨!老子
才是你的男人!老子想玩你就玩你。」

  我不知道這一刻我能做什麼,除了哭和求饒,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做什麼;可
一切在他看來都無濟於事。當他脫掉了自己的褲子,我感覺萬念俱灰。

  不斷地語言辱罵和那個女人嘲笑般的眼神,都是一根根鋼針扎進我的心臟,
遠比他不停打在我臉上或者身上的拳頭,甚至強行進入我身體帶來的痛苦更加強
烈一百倍。我只感覺一個禽獸壓在我身上,最後,他還把尿沖在我全身上。閃光
燈不停的在閃爍,相機每喀嚓一下,對我都是一種死刑的執行。

  他下樓了,不知道和周局說了什麼,半個小時後回來的時候,周局跟著他進
來,看到捲縮在屋角的我;我看到了一個男人心碎的表情,我覺得對不起他。當
他伸手要來抱我的時候,我拚命的搖著頭,可他還是緊緊地抱住我,沉重的對我
說:「我不會讓你再受傷害了。」

  他耐心的幫我穿上衣服,慢慢抱起我,走出了門。

  當天晚上,我吞下了安眠藥。

  記憶停止了。

  思緒,似乎結束了。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星期後了,可惜沒有看到周局的身影。後來才知
道,我原本已經沒有希望再救活了,搶救後的第三天,周局做了蠢事,把我丈夫
殺了。平時各種人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指出他各種各樣的不對,其中也包括我這
個被「包養」、「權色交易」的壞女人,報紙鋪天蓋地的數落著這個為情婦殺人
的貪官。

     ***    ***    ***    ***

  一個黃昏,正在淚水中悔恨自己做傻事的我,接到了一個神秘的電話,電話
中說周局的案子明天宣判,是死刑。如果我要見他最後一面,可以商量。我沒有
思索,告訴了他,我要見他。因為我還不能下床,對方同意到醫院裡先找我。

  我叫家人取了十萬現金,用報紙包好,放在枕頭下,果然晚上七點,一個男
人來到了我的特護病房。一開始,他站在門口,我看不清楚臉,只聽他語氣平穩
的說:「你病成這樣,花色仍然猶存。」

  我現在真無所謂這些調逗的話,只是問他到底能不能幫我?他沒有回答,只
是朝光亮處走來,看到他的臉,我知道,我絕對可以相信他說的話。

  他坐到我床邊,用手背在我臉上滑過,歎道:「小周也值得了。」

  我沒有理會他,也不會再有力氣去反感這一切了;我拿出錢放在他面前,可
他卻冷笑了起來,「你以為我就缺這點錢?」

  我似乎明白他想要什麼,我沒說話,我不想說,我反而異常的冷靜,他接著
說:「小周相信也不是那種為錢而動心的人吧?」

  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要見他。我沒有任何表情的對這個男人說:「之
前,我得和你說幾句話。」來人被我這種態度愣住了,我沒有理會他,接著說:
「我今晚就要見他,要和他單獨在一個房間呆上一段時間。」

  他低頭思考了一會,對我肯定的點了點頭。

  我對著他,自己解開了病服,裸體著上身,然後對他說:「你想做什麼就做
吧!」

  他可能沒有想到我會這樣的冷漠麻木,看著一臉意外的他,我等了幾分鐘,
便準備穿上衣服,他忽然變了個人似的撲到我身上,扯下我的外褲,一嘴咬住了
我的乳頭,鑽心的疼痛並沒有讓我屈服,我知道他想看我求饒的樣子,但我咬著
嘴唇,堅持著。

  女人,很多時候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我除了絕望的閉上眼睛,身體靠在病
床上,任由他蹂躪著,而他也變本加厲的在我的乳房上用力捏著、破壞著。嘴裡
不時自言自語地說一些猥瑣下流的話,我就這樣暴露在這個老男人的面前。我暗
暗期望著這一刻快點結束,我要見到我愛的人。

  這個男人開始越來越興奮了,野蠻而沒有素質的用手玩弄著我的下身,我知
道拒絕沒有意義,只有沉默。今晚我就是這個男人桌上的魚肉,我就這麼安慰著
自己,安慰著已經滿面創傷的心。他開始用手分開我的腿,一旦分開,就意味著
我無能為力的事情要的發生了。

  他渴望我會拒絕會反抗嗎?不,我不會,我隨他的手,分開了腿,陰部立刻
被他的硬物頂著,漸漸的感到下面的陰唇被翻開了,由於沒有任何的興奮,在沒
有潤滑的作用下,這一動作帶給我的是撕裂開的痛,從下面傳到心裡,我自然反
應的攣著了一下,他幾次都不能插進陰道,他停了停,用手在口中粘上唾液,塗
抹在我的陰口,然後,抬起我的臀部好讓陰道口貼近他那裡。

  「唉!」畢竟不是愛液的潤滑,他進入我身體的時候,也應該不是那麼地舒
服,我則也沒有任何的快感可言,他還沒有來得及抽動,我就馬上覺得他要射出
來了,這一次我迅速地推開他,果然他才出我下面,便開始一陣陣地射了好多。
他似乎有些不甘心,卻心有餘而力不足,只能恨恨的在我乳房上咬了一大口,我
看到血都流了出來。

  一翻整理後,他出去了,過一會兒,幾個女醫護人員進來把我抱到了輪椅車
上,推到了一輛停在院門外的中巴車,然後疾馳著駛向監獄。一路上我帶著無限
的衝動期待著看到周局的樣子,我猜想著他會是什麼樣呢?

  很快,我被推進監獄旁一個隱蔽的地下室,房間裡簡單的放著一張床,過了
一會,我聽到那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小田。」只是聲音顯得相當的虛弱,
我轉身看到的是一個已經頭髮花白了大半的老人,他老了,消瘦了,我緊緊的抱
著他,有多少委屈想對他傾訴。可我還是剋製住自己,盡量表現得很開心。

  「你活著就好,記住要好好活下去。」此時此刻他仍然只關心著我。

  我知道時間的珍貴,於是對他說:「他們給了我一點時間,我想永遠記住,
並珍惜住。」

  他開始哭了,我知道他一定明白我能見到他所付出的代價,我也覺得對不起
他,我不停的向他道歉,他握住我的手說:「我不怪你,你能來看我,我還能怪
你嗎?」

  我開始親吻他,他回絕了,我心裡很難過,實在忍不住還是問他:「你是不
是嫌棄我了?」

  他搖搖頭,對我說,他經過這段時間的生活,生理好像沒有反應了。

  我不想放棄,雖然我聽到的時候很失望,我原來想來讓他給我留個孩子,我
正好是排卵期,所以我不想放棄,「一定有辦法!」我邊安慰他,邊幫他拉開了
褲子上的拉鏈,用手套在他軟著的陰莖,一邊模仿著陰道夾著的感覺上下套著。

  可我手酸的時候,仍然沒有任何變化。他看到我辛苦的弄著,心疼的勸我放
棄,我不答應;最後,沒有辦法,我也顧不了他有沒有洗澡,那裡散發的難聞味
道,一口含住了整個陰莖。

  我開始回想我們甜蜜的時光,每一次做愛的快樂,想著想著,我自己也動情
的擺動起了身體,嘴裡也更貼切的吸吮著;漸漸地我感覺到嘴裡的東西變大、變
硬,我已經無法整個的含住了;我看時,他臉上也露出意外的喜悅,我退去自己
所有衣褲,躺在床上接受著愛人給我的愛。

  十多天後,當我抱著他的骨灰上了離開家鄉的遠輪時,周圍的人們還在議論
著某位貪官被處決的消息,人人拍手稱快。

  我坐在客艙裡,整理他留下的東西時,一張紙條掉在我眼前,上面是他親筆
寫的字:「這一生遺憾是沒能和你堂堂正正地牽手,即使過得很簡單。」

  我如同寶貝似的抱著「他」,對他說,我們離開這裡吧,帶著我們的寶寶。
是啊,雖然才檢驗到我懷孕,但我還是用手撫摸著肚子,輕輕地說:「孩子,我
們一家三口再也不分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