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淫乱  »  同學和我媽媽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同學和我媽媽
(一)

  初三上學期,一個叫劍的男孩從農村轉學到我們學校,成為我的同桌。
  他長得黑黑的,中等個子,衣服上還有一兩處補丁,他轉學到這兒是因為他的堂舅舅剛到我們學校做老師,通過這層關係轉學來的,由於他舅舅才工作,也不可能給錢給他買衣服,因此除了我,誰都不喜歡和他來往,女生們對他更是敬而遠之。

  其實我也瞧不起他,但誰叫我和他是同桌呢,再說農村人比較樸實,和他來往不怕他使心眼兒。

  這天晚上回到家后,媽媽問起我是不是還和「小帥哥」同桌。這小帥哥名叫李宇飛,長得帥極了,連媽媽都禁不住暗地裡喜歡他。其實李宇飛的媽媽和我媽媽是老同學,他媽媽還叫我媽媽為姐姐呢。李宇飛從小就像玉般漂亮,媽媽那時就說他長大了會迷倒好多人,他媽媽總是會意一笑。

  我告訴媽媽,我換了同桌了,現在的同桌是個鄉下人,黑黑的,不帥,還穿有補丁的衣服。

  「你可不要岐視農村人呀,你要知道媽媽就有不少親戚在農村,比如你的姑奶她們家就是農村的。」

  晚飯後媽媽打開衣櫥收拾衣服,她拿出兩件外套給我:「這是你爸爸以前穿的,但一點沒有壞,你又不會要,就送給你的同學吧。」第二天,我將衣服帶給了他,告訴他是我媽媽送的,他穿上后雖然有點舊,但一下子就顯得不那麽土氣了。


                (二)

  李宇飛悄悄對我說:「這不是你爸爸穿過的嗎?」

  「是媽媽要送給他的,反正我家沒人要了。」

  漸漸的他也開始對我說一些淫言穢語。有一天竟然對著我說:「他們都說你媽媽很漂亮,你媽媽的腿和腳好看嗎?」

  見我沒理他,他又說:「我很想給她洗腳呢,好嗎?」

  我繼續不理他。

  農村的男孩怎麽也這麽早熟?

  一個周末的晚上,他來到我家玩。

  爸爸經常出差或在單位加班,家裡就我和媽媽兩個人,他來了之后感覺就熱鬧了一些。

  媽媽那天穿著白色的長連衣裙,一頭長髮顯出清清純純的樣子。

  他長這麽大還只在電視裡見過這麽漂亮的女人。


                (三)

  他對能來我家做客很是受寵若驚,勤快的幫著媽媽做飯炒菜,還變著戲法般的從書包裡拿出好多菱角來,媽媽見了如少女般尖叫了一聲:「哇!」

  她小時候就愛去鄉下吃菱角,還經常和親戚們一起到水裡摘。

  「這是我自家長的,可嫩了。」他對著我的媽媽誇耀著。

  說也奇怪,他在學校不說什麽話,可今天一到我家話還特別多,簡直沒有停下來,到吃飯時還和我媽媽說個不停,說他那魚米之鄉的美麗。

  「等明年春天到你們那兒玩噢,可以嗎?」她說話的表情活像天真的少女。
  「歡迎阿姨去呀,只怕請不動你們呢!」

  以前每天在家,媽媽總是和我不停說著話,可今天90%都在和他說,我鬱悶極了。

  吃完晚飯,他又主動洗了碗,收拾了桌子。

  「我家小寶有你這麽勤快就好了!」她分明是在誇他。

  等媽媽回到房間看電視時,他竟然也跟了去,仍然說個不停,直到媽媽說困了他才離去回到我房間裡。

  以后他就經常來我家玩了,因為學校的食堂的夥食實在令人難以下咽。

                (四)

  我知道媽媽不可能和他有什麽的,因為媽媽喜歡的是李宇飛那樣的男孩。
  可我沒想到媽媽竟然對他輕露芳心。

  他們情感流露的那天,正好一個同學過生日,沒有請劍,因為他也沒錢買禮物送人。

  而他竟然悄悄來到我家。

  雖然已是深秋了,媽媽在家還穿著黑色一步長裙與白色上衣,家裡很溫暖。
  媽媽看著他有點窮酸的吃樣,覺得很可愛,就邊吃邊看邊笑,而她笑的時候美的像盛開的桃花。

  「阿姨,你長得真漂亮!比嫦娥還美!」

  「是嗎?老了喲,我今年已經三十四歲了。」

  「不,我感覺你像十幾歲的少女。」

  「嘻嘻嘻。」媽媽笑得很可愛。

  等到十點多鍾,我還沒有回家,因為同學包了卡拉OK,我們決定玩上一個通宵,反正明天不上課。

  「我們先洗吧,不用等小寶了,他反正有鑰匙。」

  媽媽洗完臉后,他去拿為客人準備的毛巾,媽媽將自己的遞給他:「用我的吧!」

  好香啊,他這才發覺我的媽媽有體香,自然的絕對不是香水味。

  他舍不得倒掉我媽媽洗過的水,洗完后覺得臉上清清爽爽的很舒服。

  他為我媽媽打來洗腳水,媽媽將腳放進去,溫度正符合她的意願。這一刻,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久沒有人這麽關心自己了。


                (五)

  他看到了我媽媽脫去玻璃長統絲襪后的玉腿和玉足,很迷戀又裝作不在意。
  「阿姨,我給您洗腳好嗎?」

  「好啊!」媽媽贊許的點點頭,臉頰紅潤。

  他的手終于真正的觸碰到我媽媽的玉足與玉腿,一點一點細致的擦拭著,其實她的腳並不髒,只是從來沒有人為自己洗過玉足,她覺得新奇又興奮。

  其實他說洗的只是玉足,可他卻不斷向上移,洗到了玉腿。

  媽媽不在乎這些,因為異樣的愉悅感覺充塞心頭,他應該是懂點穴位的,每一根神經都被他按摩的好舒服。

  就在媽媽要將腳移出腳盆時,他抓住了媽媽的玉足:「阿姨,我再給您舔干吧。」

  那一絲絲甜酥的感覺令媽媽開心極了,而他感覺飲那沾染體香的液體如同飲了仙女的聖水般快意。

  媽媽打開男士化妝品,給他好好妝扮了一番,他一下子變得帥氣多了,而且很純真,不像城市裡司空見慣的帥哥們。

  他們在暖融融令人春心洋溢的暖色燈光下互相凝視著。

  「阿姨,其實我早就喜歡你了,可以讓我和您那個一次嗎?」

  原來媽媽送他的舊衣服裡夾有她自己的幾張照片,媽媽忘了取下來。

  那些恰恰都是幾年前爸爸在家為媽媽照的比較「色」的照片,有媽媽穿著超短裙或透明裙子的(她出門從來不穿)、只穿著蕾絲三角褲和乳罩的、有玉腿特寫,甚至還有一張乳峰的特寫,爸爸的攝影技術確實不錯。

  可惜這都是幾年前了,這幾年以來,爸爸的心思全用在事業上,對媽媽不再像以前那麽呵護了。媽媽開過玩笑說爸爸經常不回家就不怕自己給別的男人拐跑了?爸爸卻說你這麽老了,誰拐你啊!媽媽聽了表面上沒有發作,卻暗自傷心。
  劍見了這些照片后,偷偷跑去看了幾場黃片子,然后天天看著我媽媽的照片手淫。

  他說著說著竟然哭了。

  媽媽將他一把抱入懷中,也哭泣起來,然后兩人又都笑了。

  媽媽先教他如何接吻,他學會后竟然一下子吻了二十多分鍾,吻得她喘不過氣來。

  媽媽變得意亂情迷。

                (七)

  媽媽並不是那種壞女人,她只是渴望愛情,渴望有人呵護自己,可爸爸沒有做到。

  因此,她接受了劍這個比自己孩子還小一點的小男孩的愛情,但不會像那些女人那樣一下子就上床,因為她喜歡有情調的生活,包括男女性愛。

  他沒有勇氣為她解開衣服,媽媽說:「喜歡我,就來為我寬衣解帶呀,小笨蛋!」

  他的手抖抖索索的開始解上衣的扣子,媽媽甜甜笑著看著他的可愛表情。
  為了鼓勵他,媽媽用雙手摟往他的脖子,愛撫著。

  媽媽的上衣被解下,一個全新世界在他眼前,兩座潔白如雪的乳峰被同樣潔白的乳罩包圍著,只能看到乳房的邊緣部分。

  媽媽知道他害羞,自己解開了乳罩的扣子,他激動的將奶罩摘了下來,小心地放在床上。

  兩人站著抱在一起,他興奮地從她的脖子吻起,然后又接起吻來。這次吻得時間不長,邊接吻,媽媽邊抱住他的頭,這是給他鼓勁的信號。

  然后他一邊吻我媽媽的臉頰,一邊將手按在乳峰上來回揉搓著,並不時將手移向腰部與后背。

  他將臉下移,吻到乳峰時,一口咬住了乳頭,興奮的吮吸著。媽媽感覺乳頭癢癢的,並且這癢漸漸地波及到渾身,快感震動了肌膚,令她內心深處的情慾被快速激起。

  「裡面可沒有奶水喲!」媽媽被他吮吸得很舒服、很興奮。

  他吻著上半身,由上而下直到裙子附近,媽媽則跟著興奮而有節律的擺動著她的優美身姿。

  他邊吻舔上半身,邊用手脫我媽媽的黑色一步長裙。

  她的裙子被脫了下來,媽媽全身只剩下三角內褲包裹著神聖部位。

                (八)

  媽媽感覺如同被一股神秘之火燒著,一種從未有過的美妙體驗在心頭升起。
  她開始為劍脫衣服,脫褲子后看到了那高立的小雞雞中的液體已經染濕了劍的褲頭。

  「你好壞啊,你的小雞雞大的那麽令人恐怖。」

  然后他抱住我的媽媽,將她放在床上,又一次想吻她的香唇。

  媽媽睡在床上,深情望著這位少年情郎。

  他忘情的吻了起來,媽媽則幸福的閉上眼睛,陶醉在浪漫的愛情世界中。
  他再次用嘴咬住左側乳房的奶頭,拼命吮吸著,另一只手摸右側的乳房,並用手揪奶頭,讓媽媽感覺既有點疼,又有點興奮。

  他向下一直吻到腳心,媽媽叫他脫掉兩人的內褲,他使勁眨了幾下眼,驚喜的看著她的神聖部位。小雞雞由於精血充盈,象一把利劍直直挺立著,有少許精液流了下來。

  他堅強有力的雞巴深深刺入這一夜成為他情人的我媽媽的美麗陰戶中,媽媽全身優美起伏著,享受著許久未享受過的有力的性愛。

  媽媽在他的抽插下不停地優美的喘息著,邊嬌聲叫著他的名字,邊愛撫他的后背。

  我那美豔迷人如仙女般的媽媽令他享受到人間難有的令人欲仙欲死的完美性愛。

  「我要永遠做你的情人,好嗎,阿姨?我要天天和你做愛!不,每一刻都做!」
  媽媽嫣然一笑:「就怕你沒那麽好的體力喲!」

  兩人深情相對,會意地微笑。

  他的小雞雞在無數次的抽插美妙陰戶后,終于精液要射出來了,他猶豫著是不是應該射進我媽媽的子宮中。

  「不要怕,如果我真的懷孕了,說明我們真的有緣吧,我會要這生下的孩子的,因為他是我們愛情的結晶。」

  在媽媽連續的嬌吟聲中,一場性愛的高潮來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