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淫乱  »  我與菲兒的故事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我與菲兒的故事
(一)

  我與女友相識在大學,她名叫慕容菲,大家一般都叫她菲兒。人如其名,菲
兒從骨子裏發散出來一種古典美,精緻小巧的五官,吹彈可破的肌膚,婀娜多姿
的身材,再加上一頭烏黑的長髮,比劉亦菲飾演的小龍女多了一絲性感嫵媚,比
楊思敏飾演的潘金蓮又多了一些清純與矜持。對,就是這樣一個集上天萬千寵愛
於一身的女孩就是我相戀三年的女友。到現在走在大街上都還會感覺到周邊投來
男性同胞們醋意的眼光。我想那眼神後面的潛台詞就是- 這折翼的天使怎麼砸在
一頭豬上。

  嘿嘿,話題撤遠了。回來繼續介紹我與菲兒,其實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 兩
個偏遠的小古鎮,大學還沒畢業的時候家裏就催我們各自回去發展。但懷揣著彼
此對愛的承諾以及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我與菲兒決定留在這個生活四年的城市繼
續奮鬥。

  都市的生活是緊張的,就業的競爭是激烈的。我與菲兒也同樣的陷入了這樣
的困境,連續兩個月的應聘,我與菲兒還是無業遊民,其實並不是沒有相中的。

  有些是因為兩人工作地點相隔太遠了而沒去,有些是同時看中了我與菲兒,
但因為我們是情侶,違反了他們公司所謂的規章制度而擱淺了。

  而就在我們為工作一籌莫展的時候,雙方的家長因為我們的不回去發展而斷
絕了我們的經濟來源,這可能會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沒辦法,無賴之下
我與菲兒決定在外隱藏情侶的事實。還招還真管用,就在這之後的第三天我與菲
兒接到了同一家公司的實習通知。這對於我們來說是興奮的,因為這意識著我與
菲兒在脫離家族禁錮的道路上邁出了重要的一步。興奮之餘的我們決定一定不能
再讓我們的關係攪黃了這來自不易的工作。

  實習期的第一天,我與菲兒早早的來到公司,但為了隱藏關係,滑稽的我們
既然先後分開十來分鍾進入公司,公司位於一小區內的頂層,其實就是一間兩室
兩廳的小房子,客廳作為公共辦公區域擺著四台電腦,一間臥室是是老闆的辦公
室,一間是庫房,剩下來的餐廳隔離出來做了一間會客室。公司是專作女裝批發,
産品樣式很多,其中還包括女人內衣。老闆叫張劍,是一個四十來歲的老男人,
不過看他那整齊的絡腮胡與合適得體的衣裝,看的出來老闆是一個對生活品質很
有追求的人。公司除此之外還有兩位分管産品采購與物流的胖哥和瘦哥,人與其
名,一個矮矮胖胖的,一個高高瘦瘦的!這就是我們公司的整體的情況,其實與
其說是一間公司,還不如說是一間小小的工作室。

  到了公司之後老闆分別交招待了我與菲兒的工作,我是專門負責公司的網絡
維護以及客戶維護兩塊,而菲兒的工作就是客戶接待與産品展示。我一直對這個
産品展示有所顧慮,怎麼說呢,難道還要菲兒親身做模特嘛?讓菲兒穿著那衣服
在客戶面前走來走去就己經讓我心有芥蒂了,更別說那充滿誘惑的內衣與情趣衣
服。可在公司畢竟不好開口問的太詳細,隻是看到那胖哥與瘦哥聽到菲兒的職責
時露出的那邪惡笑容時,我感覺的到這肯定不是一個好差事!第一天上班還是輕
松的,基本上說就是熟悉一下公司情況與業務。

當晚,張總為我與菲兒舉行了一個簡單的接風晚宴,其實從整個晚餐的過程
來看,我就是個打醬油的!張總話不多,但對我與菲兒的生活還是比較關心,這
使我對張總突增了一絲好感,可那胖哥、瘦哥他們一個晚上都圍著菲兒轉,雖然
第一次聚餐大家都還比較克制,但那兩副無事獻殷勤的嘴臉看的我眼光直冒火花,
但沒辦法,誰讓我們不敢公開自己的身份呢!







                (二)

  晚餐過後是張總親自送我們回來,為了隱瞞我與菲兒同居的事實,我們在學
校門口就下了車,目送了張總,我和菲兒才牽著手摟在了一起!回家的路上氣氛
有點詭異,兩個人都沒說話,可能是還沒有從假裝的情境中解脫出來,也可能是
兩人對今天發生的這一切沒有做夠思想準備,但可以肯定的是兩個心中都有向對
方傾訴的話,隻是不知道怎麼開口。

  " 茂,你是不是生氣了?" 回家後的菲兒突然說到。(忘了介紹,我名叫陸
茂!小時候家長希望我風華才茂,可長大後卻被同學朋友笑了十幾年!今天那該
死的胖哥還開玩笑的叫我" 綠帽" ,哎,這該死的名字!)

  " 沒有啊!你怎麼會這麼想" 其實心裏確實有那麼一些不痛快,可並不是針
對於菲兒的。隻是一下子還不能適應女友在眼前被這些蒼蠅樣的男人圍的團團轉。

  " 真的沒生氣?那怎麼不說話?" 菲兒似乎有點不太相信看著我說。

  " 真沒生氣啊,隻是一下子發現那些男人都圍在你身邊,有點不適應啦!"
" 老公嗯,老婆向毛主席發誓,菲兒永遠是你的菲兒。任何人都轉不走。" 看著
菲兒那高舉敬禮的手,滑稽的語氣,心中的陰霾瞬時消散!

  " 不過,老公啊……張總還要我做産品展示?" 菲兒菲紅著臉蛋看著我說到,
似乎是在要我拿主意。

  " 具體是一些什麼工作?" 雖然對這個工作有點芥蒂,但還是想看看菲兒的
主意,畢竟她不是我的私有物品,我不能主宰她的一切。還有難得兩個人工作生
活在一起,錯過了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

  " 就是客戶來的時候,要把公司的衣服親自展示給他們看,還包括那些內衣,
張總今天問我的意原,我說還要考慮下,老公……我有點不想做了!" 老婆害羞
的說完!看的出來她是認真的!

  但不知道怎麼回事,雖然心中一千萬個不願意,可想象著菲兒穿著三點式站
在別的男人面前,心中不禁燃起了一股欲火。我承認我看過胡作非大大的淩辱女
友,可我在這之前真切沒有過這樣的想法。

  " 老婆,你平時遊泳的時候不也是穿的比基尼嗎?我們就讓他們看的著,碰
不著!" 真不知道是什麼在做怪,我既然對菲兒說出了這番話。

  " 老公,那你要像在泳池裏一樣保護我!" 感覺到老婆放下了抵觸的心裏,
我雞巴竟在這個時候不知廉恥的翹了起來!

  " 行,菲兒,老婆,我一定讓你不受欺負!" 說著一把把菲兒壓在了床上,
手不停在菲兒那36D的嫩乳上扶摸起來!

  " 嗯……壞老公……還保護我,就知道欺負我。" 此時的菲兒己被我挑逗的
欲火渾身,用她那纖細修長的腿不時的磨擦著我。我順勢沿著菲兒大腿內側摸上
了那早己細潤的陰戶。

  " 啊……老公壞……啊……嗯……比那胖哥還……壞……" 菲兒這語無倫次
的一句話直擊我的腦海,頓時讓我懵了,還菲兒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失口,立馬驚
訝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過我想這也是我這麼愛菲兒
的願因,因為她就是這樣一位單純的、沒有一點城府的小女孩。

  " 老實說,那胖哥是怎麼壞的?" 內心是一陣醋意,但還是使盡的從興奮的
眉宇間擠出一絲怒意。

  " 菲兒怕老公生氣,老公會不會不要菲兒啊!" " 那要看老婆你老不老實交
代啦,呵呵……" 我這人始終不是做惡人的料,說著說著就笑了!

  " 老公壞……,也沒什麼啦,就剛才吃飯的時候胖哥用手摸菲兒的屁股" 菲
兒羞澀的說完後用手捂著眼睛不敢看我!

  " 是不是這樣摸的" 腦袋裏面想像著胖哥撫摸菲兒的畫面,內心的激動的無
法言語,顫鬥的手伸入菲兒那絲質的內褲裏面,撫摸著菲兒那白嫩的翹臀。

  " 胖哥沒有摸進去啊……" " 那以後要不要他摸進去呢?" 說著手指己瓣開
了菲兒的內褲,指頭在那陰蒂上不停的撥弄著。

  " 啊……老公…不要弄那裏…菲兒受不了……啊……" " 那你還要不要胖哥
摸?" 這第一次另類禁忌的性愛調情讓我熱血激動。

  " 啊……老公要……菲……兒……啊……就要啊……" 看著菲兒那菲紅的臉
頰,迷離的雙眼,起伏不守的雙乳,我知道菲兒己經完全陷入了。於是來不及脫
掉菲兒那早己被淫水打濕的內褲,提起我那堅硬的肉棒狠狠的插了進去。

  " 啊……老公……你今天怎麼……啊……這麼大……菲兒……菲兒被你插死
了……嗯……好爽" " 呵呵……大吧……老公想著你被胖哥欺負雞巴就漲的受不
了……" " 老公壞……老公喜歡……菲兒被……被別人欺負……啊……老公嗯…

  …插的太……太快了" 菲兒邊說邊配合著我雞巴的抽查擺動著那性感的臀部,
嘴裏喃喃的呻呤聲激刺著我每一個細胞,我一邊瘋狂的抽查著菲兒的嫩穴,一邊
用那淫穢下賤的語言刺激著菲兒。也許是第一次在兩個人的性愛當中加入了第三
者角色,這另類的刺激使我比平時更加的堅挺與持久。菲兒應該也感覺到了我與
平時的不同,反而更加淫蕩的配合著我。最後在情慾的頂點,兩個人達到了高潮。

  " 老公,你今天怎麼這麼曆害啊!" 完事後的菲兒問到。

  " 還不是因為我們菲兒今天特別騷嘛!" " 壞死了,就是你啊……菲兒才不
騷呢!" 菲兒爬在我身上嬌羞的打著我的胸膛。

  " 好好好,是老公不對……" " 老公,你真不怪菲兒?" 一陣嬉笑過後的菲
兒突然認真的問題,我知道她說的是今天被胖哥欺負的事。

  " 你是說今天被胖哥摸屁屁的事?" " 嗯!" 菲兒己經羞澀的聽不到聲音。

  這個事情不解決好,可能會在菲兒心裏紮根一輩子。

  " 菲兒,你永遠是老公的菲兒,無論在你身上發生什麼,這一點都不會改變!

  " " 真的?" " 真的!!!" " 謝謝你,老公。" 平複了心情的菲兒終於釋
懷的抱著我陷入了沈沈的睡眠。而我卻在胸海一遍又一遍的思考著自己的改變,
難道真心自己有綠帽情節……哎……這該如何是好。



(三)

  接下來的半個月每天都很平常,工作因為公司還剛成立並沒有多大的壓力,
胖哥與瘦哥雖然也會時不時的調戲一下菲兒,但都還是有底線的。菲兒開始的時
候還會報怨的向我打眼色,但畢竟在公司我不能表明男友的身份,所以也不會制
止,最多有時就提醒兩句說那同事之間別太過份分,這還被胖哥與瘦哥取笑了一
陣子,說我是那沒開過諢的太監。慢慢的菲兒也就習慣了胖哥與瘦哥的玩笑,有
時還會打情罵俏兩句,聽在我心裏是一陣酸醋,一陣興奮。

  可公司畢竟是要做盈利的,這不業務來了,今天快下班的時候,張總通知我
們晚一點會來一個大客戶,要我與菲兒留下來加班。

  做業務就是這樣,客戶永遠是上帝,這不,等到晚上十點來鍾才迎來了一個
50來歲的胖男人,名叫趙仁,簡單的介紹之後知道趙總這次過來采購的産品是
女性的內衣褲,按他口中的說話還是需要那種比較性感的。交待完之後菲兒去了
庫房選産品,而我與張總就在會客室陪著趙總海闊天空的聊天。

  " 張總,不錯啊,這樣姿色的美女都被你招到身邊,豔福不淺啊!" 趙總故
意把話題引到了菲兒的身上。

  " 哈哈……,小弟可比不上趙總産業做的那麼大,身邊美女如雲啊!這次還
要趙總多多關照!" " 好說好說,張總,不過這次的貨要求可是比較高啊!" 趙
總故露疑慮的說到。

  " 趙總,放心,兄弟我你還不放心,這次衣服不管從材質與款式都是上品。

  " 談話之間,菲兒己經拿了十來套不同款式的內衣褲進來,菲兒因為第一次
在幾個男人面前擺弄著女性內衣褲,臉上早己菲紅了雙臉,而那趙總早己被菲兒
這嬌羞的姿態迷的雲裏霧裏,哪還還得及仔細查看那産品的質量,隨意翻看了幾
件後,趙總的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態。

  " 張總啊,這衣服材料確實不錯,可這款式是不是修身可看不出來啊,你看
……這……" 我己知道趙總的意思了,我想這該死的趙老頭肯定從看到菲兒的第
一眼就打著這下流的算盤,但此時的我並沒有太多的抵觸,返而有種期待的感覺。

  " 菲,你去把這衣服穿到那模特身上" 說著張總指著房間裏那專門用來展示
內衣褲的一個人體模型上。

  " 別,張總,這模特畢竟是模特,你要想啊,這世上有幾個女的能長成那模
特那身材啊,這看不出來。" 哎……這姜還是老的辣,這理由說的什麼任何人都
反駁不了。

  " 趙總啊,你這可是為難我了啊,我這也沒有專業的內衣模特啊!" 張總也
範愁了。

  " 小張,你還真會敷衍我啊,你這不明擺著一位嗎?" 說完三個男人同是望
向了菲兒,菲兒一聽趙總要他做內衣模特,霎時羞的頭都不敢擡起來看我們。

  " 趙總,你這不是為難我嗎?這菲兒還是剛大學畢業,也沒經驗啦!" 張總
的開托讓我與菲兒對他的越加好感!

  " 那就對不起了,小張,那哪時候你能叫人模親自試穿一下,哪個時再來叫
我協商吧!" 說著就站了起來打算離開,這可嚇壞了張總,按張總的介紹這不是
得罪不起的太歲啊,能夠把這個單子拿下來,公司半年的業務都不用愁了啊!

  " 趙總,等等啦,萬事可商量嘛!" 說著把趙總拉坐在沙發上,再叫著我與
菲兒出去一起商量,我知道這是張總要做菲兒的思想工作了。

  " 菲兒,這可能要委屈一下你了!" " 可張總,我也是不專業的模特啊,況
且那衣服太暴露了啊!" 菲兒邊說邊向我使眼神,似乎在向我求救一樣。

  " 菲兒,張哥我一直以來也沒要求過你做過什麼是吧,上幾次來客戶,我能
擋不是也擋回去了嗎?你也知道這次業務對公司的影響有多大,還有剛來上班的
時候我也提過要做産品展示的工作,你不是也沒反對嗎?你看,那現在你要我去
哪裏找人啊!要不就做這一次,以後我們招些兼職來做這産品展示。" 就算到了
這個時候,張總還是很溫和的說出了自己的不易。

  " 對啊,菲兒,張總都這麼說了,你就幫張總這一次吧,就當穿著比基尼在
海邊遊泳!" 我鬼使神差的說完這番話,剛說完就糟到菲兒一番眼神的轟炸。

  菲兒還是善良的,經曆我們三言兩語的開導之,菲兒沈默一會後就拿著衣服
去了庫房!看到菲兒舉動,我的雞巴既然不爭氣的硬了起來!想像著即將發生的
事,心中刺激的都快無法呼吸了。

  一會兒後,菲兒穿著一套淺綠色的內衣褲走了進來,這是一套相對保守的內
衣,半杯罩的內衣把菲兒那36D的乳房完全的襯托出來,隱隱的還能看見菲兒
那粉嫩的乳暈,低腰的內褲緊緊的包裹著菲兒那豐滿的臀部。伴隨著菲兒高跟鞋
的走動,扭動的屁與抖動的乳房使整個凝重的氣氛的房間兀然多了一絲淫穢的氣
色。

  " 好好啊,張總,你這內衣確實好,完全的把女人的身體襯托出來了啊!"
趙總淫笑著說到。

  " 多謝趙總誇獎,菲兒,到趙總面前轉兩圈,擺兩個姿式!" 聽到趙總話的
菲兒看著我,似乎在尋求我的意見,而此時的我早己沈入肉慾不能自拔,綠帽情
節的驅動早就想看到菲兒更香豔的舉動,於是回了菲兒一個肯定的眼神後,菲兒
緩緩的走到了趙總的身邊。而身躺沙發的趙總頓時的坐直了起來,緊緊的盯著站
身邊的菲兒!厚重的吐息吹到菲兒那嫩白的大腿上面,菲兒不由的顫抖了一下!

  " 菲兒,穿這套衣服看看!" 趙總似乎看的還不過隱,在面前的一堆衣服中
翻了一翻拿著一套情趣內衣遞給菲兒!

  菲兒很不情願的接過手上的衣服,狠狠的給了我一個抱怨的眼神走進了庫房。

  再次出來的菲兒所展現的比剛才更加淫穢勁爆,小小的白色半透明胸罩己經
完全遮不住菲兒的巨乳,粉嫩翹挺的乳頭隱隱的展現在我們三個男人面前,而那
白色絲帶般的丁字褲把菲兒冰雪肌膚般的翹臀完美的構露出來。

  " 趙總,這衣服沒的話話吧!" 不知道張總是滿意這衣服還是滿意菲兒,不
管呢,這時的我也正欲火渾身的不能自拔。

  " 張總,好好好,這次衣服真不錯!菲兒你過來一下!" 每當菲兒跨步走的
時候,那丁字褲的抱住陰戶的部位完全的展露現出來,濕濕的淫水印記說明了菲
兒也被慾望侵蝕著!而趙總此時可能是按賴不住了,伸出那粗厚的大手摸上了菲
兒的陰戶。

 啪―――――――――一聲清脆的耳光聲,伴隨著趙那罪惡的鹹豬手,驚醒了再
坐的三人。

  " 婊子,你敢打我?" 啪―――――――趙總回了菲兒一巴掌,菲兒頓時哭
了起來,這還了得,親眼看到自己心愛的老婆被打,再怎麼樣的大度的人也忍不
了了,我站了起來對著趙總就是一頓爆打,張總看著這越來越失控的情況,趕快
走了過來把我扯開。

  平息下來後的趙總丟下一句這生意別做了就離開了工作,而張總顯然不想得
罪這個財神爺,後腳也跟了出去。我抱著幾乎赤裸的菲兒盡力的安撫著她。

  " 都怪你,都怪你,嗚…………" 菲兒錘著我的胸膛放肆的哭著。

  " 好,是老公不對,老公沒保護好老婆!" 看著這樣傷心的老婆,清醒過來
的我使勁抽打著自己耳光。

  " 老公別打了,老婆不怪你,嗚……老婆是怕老公不愛菲兒了!" 菲兒看著
我那通紅的臉頰,抓住我的手哀求的說著。

  " 老公說過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你呢!" 說著兩個人緊緊的抱在了一起,享受
著這風雨過後的平靜。

  許久……

  " 哪今天晚上你怎麼也不幫我說兩句話,解一下圍!" 停止哭泣的菲兒認真
的問著我。

  " 菲兒,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 當然是真話了,笨老公" 平複一下心情
菲兒恢複了往日的俏皮,打了一下我的胸袋說到。

  " 哪要是老公說了,菲兒不能生氣。" " 不生氣啦!" " 保證?" " 我向毛
主席發誓行不?" " 真不生氣?" " 再不說我就生氣了哦" 菲兒嘟著臉故做生氣
的樣子。

  " 好啦,我說,……其實……怎麼說呢……從上次你被胖哥揩油之後,老公
心裏就産生了一種奇怪的情節……就……就是喜歡看到你被別的男人欺負……我
在網上查過……這叫什麼……" " 綠帽情節是不是?" 菲兒搶過我的話說到。

  " 你怎麼也知道這個?" 對於剛進入社會沒幾天的菲兒既然還懂得什麼叫綠
帽情節感到異常的驚訝,看來得好好審審。

  " 那老婆也說一個小秘密。" " 你還背著我有小秘密?快說" 掐了一下菲兒
那雪白的嫩乳,迫不得已的問到。

  " 那我說了哦……高中的時候都是在學校住宿,有一次學校臨時放假,我回
到家裏看到我媽與一個陌生的男人躺在床上做那點事,那時我也懂一些這大人之
的床邸之事,突然發現媽媽對爸爸不忠,那時心裏想死的心都有,不過過了一會
發現爸爸也站到了床邊,還幫著那男人拉開了媽媽的雙腿,那時是真不理解,後
來慢慢的接觸了網絡,才知道你們男人這叫淫妻癖,是一種綠帽情節。" 驚訝的
聽完菲兒的故事,才發現原來這個準嶽父也是個同道中人。

  " 哦……真是天注定啊,不是一路人不進一家門啊,以後要多向嶽父請教請
教,呵呵" 我打趣的說到。

  " 壞老公,不準你拿我爸開刷,早知道就不告訴你了!" " 好好好,不開玩
笑,那老公問你,要是老公也想這樣,你會同意嗎?" " 哪樣啊?" 這時的菲兒
還在裝純情。

  " 就是像你爸媽一樣啊,等別的男人幹你,老公在邊上看著!" 我故意的把
這個幹字加意了語氣。

  " 老公壞死了……菲兒怕" " 老婆就一點不想?" " 不想!" 看來這死要面
子的老婆是不會輕易的松口的,但就光說到這話題時菲兒那嬌羞的表情與迷離動
情的眼神,其實答案早出來了!

  還沈靜在兩人相依的溫存中,張總的電話打了過來,這是半個多月來這是張
總第一次發脾氣,開頭就是對我一頓罵,說什麼不想做也不要壞他的生意,現在
那趙總回了賓館,連他都不肯見,說什麼我是搞客戶維護的,給我兩天時間去擺
平,擺不平捲被子走人不說還要追究我的經濟責任!媽的,這老闆,翻臉比翻書
還快。

  " 老公,那現在怎麼辦啊?" 菲兒也聽到張總的電話,苦惱著說" 哎,都怪
我不好,開始忍一下不就好了嘛!" " 沒事,菲兒,等明天他氣消一點,我親自
上門去道歉!" " 他現在連張總的面都不肯見,他會見你嗎?要不我同你一起去
吧,這事也是由我而起的!" 單純的菲兒總是會把責任擔在自己頭上,哎……看
樣子以後要我多多保護啊,要不還不知道要吃多少虧!

  " 你不怕那死胖子欺負你了啊!" " 老公在,菲兒就不怕!" " 要是那死胖
子還騷擾你,你怎麼辦?" " 菲兒是個小女子,要是老公不救我,還菲兒就隻能
由他欺辱了……嘻嘻……" 聽到菲兒這樣挑逗的話語,雞巴瞬時硬了起來,二話
沒話把菲兒壓在身下,把雞巴插進了那早己濕潤的騷穴,菲兒也迎合著我把屁股
擡的更高一些,以便我更深入的插入。

  這次的性愛是瘋狂的,菲兒第一次在我眼光下被男人欺辱,與我第一次談論
著綠帽情節,與我第一次在公司的辦公室內做愛。伴隨著菲兒一陣陣的浪聲中,
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




(四)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完事後的我們決定給趙總發了一條信息,一是對今天
的魯莽行為道賺,二是打算明天帶菲兒親自去賓館拜訪他。第二天早上才接到趙
總的短息,說我就不必去了,讓菲兒拿著公司的産品去賓館找他,看到短息的時
候,我與菲兒就知道那趙總的色心不死,雖然菲兒知道我有淫妻癖,但畢竟是個
女陔子,面這樣的事情還是拿不定主意。菲兒看了看我說到" 老公,怎麼辦?"
" 我陪你去吧,現在沒別的辦法了!" " 可……可……要是趙總他還是那樣……

  菲兒有點怕。" " 沒事的,老公就到門外等著……要是他太過分了你就叫老
公,老公沖進來修理他就是。" " 壞老公,什麼叫太過份啊,不過分就讓菲兒給
他欺負是吧?" " 呵呵……你不是知道老公有那愛好嗎?正合我意啊!哈哈…
…" 看著菲兒始終放不下的心思,我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到。

  " 你壞死了,這個時候還開玩笑!" " 誰開玩笑啦,這樣行不?要是姓趙的
騷擾你時,在你我能接受的範圍內,你就陪他玩下去,要是你我都接受不了就打
個暗示,我借個理由來叫你回去,這樣一不得罪他,二也可保證自己不吃虧,可
不可以?" 想了一陣的菲兒終於也同意了的提議,哎……有什麼辦法呢,早知道
昨晚就不那麼沖動了。

  商量好的我們趕到了公司拿著産品就來到了趙總入住的酒店。為了萬無一失
的保證菲兒的安全,在菲兒進房間的時候我們就聯通了電話。

  " 趙總啊,對不起,昨天是我不對,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再給我一次繼續
合作的機會。" 媽的,菲兒這話說出來我都覺提惡心,但沒辦法,人在屋檐下,
哪有不低頭的。

  " 哎……這就對了嘛!年輕人知錯就改就是好的,凡事不能太過沖動,至於
合作嘛不是不可能,隻是你這衣服嘛還是有點小問題嘛!" 趙總的話很明顯,那
就是繼續昨晚那荒唐的試衣工作。

  " 行,既然是小問題那就還有得改,趙總提的意見我們一定遵守!" " 那行,
那菲兒你換一下這衣服,我看看哪些該怎麼改!不過你要是不願意的話我也不免
強,都說和氣生財對吧。" 聽著趙總的話,臉上馬上浮現出他那下流的眼神,我
那雞巴竟然不爭氣的硬了。

  耳機傳來高跟鞋的走步聲,不一會兒門開了,菲兒對我做了個虛聲的姿勢,
把我帶了進去。到了裏面才發現這是個套房,一進去要經過衛生間,會客室才會
到達趙總所在的臥室。

  菲兒在我身邊換了一套保守的皮質內衣,緊緊的皮衣把菲兒身形的前突後翹
恰到好處的構畫出來!真不知道趙總看到這樣的菲兒怎麼把持的住,最好不要用
強,否則我揍的他連他媽都認不出來,菲兒進房間的時候特意沒有把門關死,留
了一條小小的縫隙,真不知道她是方便我能實時掌握裏面的情況,還是刺激我的
淫妻癖。

  裏面的趙總看到菲兒後故作鎮靜表現出不滿的神情,招了招手把菲兒叫到身
邊,趙總站了起來,緊緊盯著菲兒的胸與臀部轉了兩圈,那貪婪的眼神就像狗盯
骨頭一樣,就差沒一口咬上去了!

  一陣端詳之後的趙總又在菲兒的衣服上比劃了兩下,之後用手蓋上了菲兒的
翹臀。

  " 啊……" 這次菲兒隻是輕輕的叫了一聲,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菲兒這平
靜的反應顯然是趙總預料到的。

  " 喊什麼?我就看下這料子怎麼樣?你要不配合那就算了" 說著趙總用力在
菲兒的屁屁上抓了兩下。

  " 趙總,對不起,我會盡力的!" 菲兒菲紅著臉低聲的說到。而此時的我因
為自己的淫妻癖,反而期待更香豔的發展。

  " 菲兒,我這批貨這料子還要更薄一點!" 趙總邊摸著菲兒的屁屁邊說到。

  " 哦" 菲兒低聲的應了一句。

  " 還有這內衣包裹太多了。" 說著趙總從口袋裏面拿出一把小剪刀,在菲兒
的胸口比劃一陣後把那隻能蓋住乳房三分之二的罩杯剪了近一半,菲兒那粉紅的
乳暈頓時露了出來,趙總感覺還不滿意,雙手的伸到菲兒的罩杯下面往上托了托,
那己經翹立的乳頭隨著托動忽隱忽現。

  " 記住啊,罩杯就按照這個深度做!" 看到趙總這樣肆無忌憚的玩弄了自己
的軀體,我想菲兒肯定是羞恥的不行,因為我發現菲兒那明亮的眼神己經變的迷
離起來。

  趙總又蹲了下去看著菲兒的胯下,雖然身穿皮褲的菲兒看不出有什麼異樣,
但我想菲兒那敏感的陰戶早己濕露成小溪了。趙總又動手了,這下趙總是扯著菲
兒的內褲把底邊剪了一大半,硬是把一條好好的四腳褲剪成了三角褲,並且比一
般的三角褲還要露,都快把一大半個屁股露在外面了,菲兒稀少的陰毛也從被剪
的胯下毛邊上展現出來,依稀的還能從那陰毛上看到晶瑩剔透的淫水珠。趙總站
了起來看著自己滿意的傑作笑了起來。

  " 行,這件就這樣吧,你再去換一套來!" 被欺辱的菲兒快步的跑到我身邊,
用眼神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似乎在控訴著對我見死不救的不滿。而我卻回給了菲
兒一個色色的眼神,氣的菲兒直嘟小嘴。

  在衣服裏翻了許久,最後菲兒穿了一套粉色絲質的情趣睡衣,這套絲質的睡
衣剛剛好能罩住菲兒的屁,但料子卻比昨晚的那套更加透明,修身的睡衣將菲兒
的整個身形都顯露出來,那粉嫩的乳頭與白色的丁字褲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真不
知道菲兒再這個時候選這樣的衣服幹嘛,這不是羊入虎口嗎?菲兒看著我疑惑的
眼神,扭動著身體走到我身邊小聲的說到" 誰叫你像個木頭人一樣啊!隻要你舍
得,菲兒才不怕呢。" 說完之後菲兒丟給我一個相機,哈哈,原來菲兒是故意刺
激我啦,那還不正合我意啊。不過,哎……看這架式就怕今天這現場要失控啊!

  因為那蠢蠢欲動的趙總這時也被刺激的吐息不勻了。

  " 趙總,這衣服還需不需要改啊?" 菲兒這次走到趙總面前主動的說到。

  " 我看看……我看看……" 趙總可能也沒想到菲兒還有這主動風騷的一面,
頓時被弄的語無倫次。

  " 趙總啊……快點看看這衣服絲質怎麼樣?" 說著就拉著趙總的手摸上了自
己乳房,菲兒也配合著的把胸部挺了一挺,趙總似乎還沒反應過來,菲兒沒給趙
總喘氣的機會,還在趙總對菲兒這一反常態的舉動驚愕不以時,菲兒已伸出雙手
去解趙總的衣服,一件、兩件……直到菲兒脫下了他的內褲,趙總才猛的醒悟過
來,雙手用力的在菲兒的豪乳掐捏起來,頭也同時的吻上了菲兒雪白的頸部。此
時站在們外的我也驚訝菲兒的反常,不過怎能錯過這樣的精彩,拿起相機趕緊拍
了起來。

  " 趙總,輕點啊……你捏的菲兒好痛啊……你不心疼,菲兒的老公會心疼的
啊……。你就不怕菲兒老公告你侵犯良家婦女嗎?" 菲兒一返常態盡顯狐媚的說
到。

  " 你有老公?不是才大學畢業嗎?" 趙著問著一支手己伸到了菲兒的臀部上
面。

  " 人家老公可身在天邊,近在眼前啊,陸茂你說是不是啊?" 菲兒瞧我待的
地方望了望,這可是我史料不及的啊!真不知道這菲兒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這
腦袋頓時也陷入了真空狀態。

  " 陸茂是你老公?他也來了?" 趙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疑惑的看了看菲兒。

  " 怎麼,你還不信了啦?陸茂老公出來吧,再不出來菲兒真要被趙總吃了哦!

  " 聽著菲兒的話,我知道是藏不住了。趙總滿臉驚恐的看著我走進了臥室,
看著這被我打成豬臉似的趙總,心裏忍不住的想發笑。

  " 趙總,對不起……不是故意打擾你的啊,隻是你這背地裏偷玩我老婆,這
筆帳要怎麼算啊!" 現在終于體會菲兒的良苦用心了,說著搖搖手中的相機。

  " 你……你想怎麼辦,我們隻是在……在工作" 趙總再怎麼精明也對剛才的
事始料未及,從那顫抖的聲音能感覺的到他現在有多麼驚恐。

  " 趙總,是不是在工作還得合同說了算,隻是這工作這麼辛苦,這合同量的
話那也怕要增加一倍才行。" 呵呵,真想不到自己還有威脅人的天賦。

  " 如果隻是合同的事情好辦,可你要把相機裏的照片刪了!" 終于恢複神智
的趙總斬金截鐵的說到。

  " 趙總,大家都是聰明人,照片我不會刪,你今天還可以繼續你的工作,我
簽我的合同,要是趙總你明事理,咱們還可以繼續的合作下去。" 真不清楚自己
當時是怎麼說出厚顔無恥的在段話,隻是覺得既然菲兒私改了劇本,那我這個做
老公也進一步的也配合著,看我這俏皮的菲兒怎麼發展下去。

  菲兒也應該聽出了我這番話的意思,但自小受傳同教育的她一直認為丈夫就
是她的天,再加上知道這犯有淫妻癖的老公,菲兒也隻是嘟著嘴瞪了我兩眼。

  " 既然陸茂弟想繼續合作下去,行,那大哥我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著從包
裏拿出章印在我準備好的合同上蓋了下去。一切搞定後的我才注意到趙總還是渾
身赤裸,那矮矮肥胖的身材上長著一個及不協調的粗大雞巴。粗略估計也要比我
的整整大一圈。

  " 陸茂老弟啊,這合同也簽完了,老哥我可要繼續工作了!隻是怕老弟受刺
激啊!" 姜還是老的辣啊,剛剛還失魂落魄的趙總現在又恢複了那狡猾的本質。

  " 老哥,放心,工作嘛,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就當老弟是個打醬油的!" 簽
完合同的我心情大好,心中的綠帽情節又不由的翻湧出來。

  " 老弟通明大義,老哥佩服,你這個兄弟老哥交定了!" " 就你兩個臭男人
一廂情願,這工作我還就不做了。" 聽到我與趙總你一句我一句的拿那羞恥的工
作開刷,菲兒故露生氣的說到。

  " 哈哈……老哥啊,這可不能怪我啊,菲兒配不配合工作就看你的能力了啦!

  " 趙總哪肯放棄這難得的機會,我話還沒說完就拉著菲兒坐到了自己懷裏,
雙手重新的摸上了菲兒的乳房。

  " 老公,哦……趙哥壞……他欺負菲兒啊……" 看著菲兒這氣喘絮絮的聲音,
我知道菲兒也動情了。

  " 菲兒,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哦,何況在老弟面前!我這不是在檢
查衣服質量嗎?" " 對對對,菲兒你可要配合工作啊!" 看到這香豔的景色,我
哪還想著去拯救!

  " 哦……你們壞死了……同流合污……啊……一丘之貉……" 菲兒故說話的
時候故意瞟了我一個白眼,似乎在向我說著,陸茂,你就看吧,看你的菲兒是怎
麼被這胖男人玩弄的。

  菲兒的嬌怒反而更加刺激了趙總的情慾,趙總已經不滿足菲兒的乳房了,摸
在嫩乳上的手己經伸到了菲兒的丁字褲上面,而那粗大的雞巴也隨著趙總故意擺
動摩擦著菲兒的大腿外側。菲兒顯然也注意到了趙總下流的動作,輕輕的扭動想
避開趙總雞巴的欺辱,可這不斷的反抗反而更加強烈的刺激了趙總的雞巴,幾番
摩擦之後趙總那鵝蛋似的龜頭上滲出了幾滴淫液。

  而此時的趙總已把蓋在菲兒丁字褲上的手伸到了菲兒的胯下,看著菲兒失魂
的神態以及不斷的呻吟聲,我想趙總應該正挑逗著菲兒最敏感的陰蒂。

  " 哦……老公……趙總好壞哦……啊……趙總……老公……菲……菲兒受不
了……啊……" 正當這情慾即將高潮時,張總打電話過來問合同簽得怎麼樣了,
當聽說合同搞定還加了一倍的合同量時,張總高興的說他正在樓下要上面拿合同,
等會再一起慶祝。這可著實把我嚇的不輕,不過哥也不是吃素的,那是決不能讓
張總碰到這香豔場景,或者以後公司還怎麼待啊,於是跟張總說我自己送下來,
那還勞架老總上來拿文件。結束電話的我看著這快要失控的兩人,心想是時候結
束了。

  " 老哥,這工作有點過了吧!" 趙總似乎也感覺到了自己失態,趕緊把手抽
了出來,看著那手指上晶瑩剔透的淫液,我隻佩服菲兒是怎麼忍住的,要是平時
與我在一起早就騎到我身上來了。

  " 老弟,不好意思,弟妹這是太招人憐愛了。" " 老哥,今天的事不往外說,
我們還有合作的可能,包括我與菲兒的關係,不過今天就到此為止了,張總剛開
始打電話來說要馬上送合同下去,你們也快整理一下,我和張總在樓下等你們。

  " 說完拿起合同就往外走,不過讓我相信這趙胖子會在我不在的時候老老實
實的穿好衣服下樓,說實在的我不信,於是特意留個心眼沒有把外面的門關死。

  拿到合同後的張總那可是對我一陣猛誇啊,呵呵,這老闆真是一天一個樣啊,
昨晚還把我罵的要死,今天卻又把我捧成了掌中寶,不過老闆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於是應付幾句後,張總就回公司放同合了,要我們在大廳等會他過來接我們一起
去慶祝。這恰和我意,我還正找不到借口離開呢,因為剛剛出來的時候我又故意
偷偷聯通了菲兒的手機,從我那耳機裏傳來讓我有些不安,卻又刺激的對話。

  " 菲兒,這衣是哪個脫的那也得就那個穿,你說是不是?" " 趙總,菲兒今
天被你羞辱的還不夠嗎?現在還要欺負我啊?" " 這怎麼能說是欺負呢?那要不
我就不穿了,等你那陸茂老公與張總上來找我們就是?" " 你……壞……,我幫
你穿還不是!" 這菲兒就是容易上當,這不兩三下就被趙胖子又騙了,我想這衣
服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啊!懷著不安與激動的心情我偷偷的來到了房間的會客室裏,
透過門縫隙正好能看到菲兒蹲在這隻有160身高的趙胖子胯間幫他提內褲。可
這趙總的雞巴太粗大了,堅挺著的肉棒使菲兒幾次努力也沒能把內褲提上去,反
而讓這直面肉棒的菲兒心神不甯。

  " 菲兒,這不可能怪老哥啊,我這雞巴他也不受這我的控制啊!" 看著蹲在
自己身下的菲兒,趙總淫笑的說到。

  " 那怎麼辦,要不就把他切掉算了,反正就是他在做怪!" 呵呵……我這心
愛的菲兒這時還能開出玩笑來啊!看來我對你的心理素質要重新審視了。

  " 菲兒,要不你幫我揉揉,看看他能不能消下去,你這也不能站老哥我不穿
褲子去看你老公與趙總吧!" 趙總繼續說到。

  " 那……那隻能我幫你揉,你不能碰我……" 停頓一會的菲兒終于開口同意
了,不過菲兒太單純了,你這可不是一小小退步啊,像趙胖子這樣的狐狸精,隻
要你有一點退讓,他能放過你。

  趙胖子沒有說話,隻是在得到菲兒的同意後舒服的躺到了沙發上面,讓菲兒
跪到了自己的雙腿間。菲兒那嬌小的嫩手剛好隻能握住趙胖子那粗大的雞巴。菲
兒平時也不怎麼肯給我打飛機,所以生疏的雙手並沒有給趙胖子帶來多大的快感。

  " 菲兒,你這小手太用力了,方法也不對啊,弄著我都有點疼,你這樣我一
天都射不出來!" " 那要怎麼辦?" 菲兒似乎也覺得自己技巧太差,於是問到。

  " 你這樣,吐點口水在我雞巴上面,對,手不用太用力,一支手上下這麼擼
動……哦……對……另一支摸……我的睪丸……嗯……好……這就是這樣……啊
" 趙胖子別牽引著菲兒的雙手邊說到。

  菲兒聽著趙胖子那沉重的呻呤聲,似乎像得到肯定,於是更加賣力的揉弄了
起來,不時的還吐了一口口水在那龜頭上面,以增加套弄的舒暢性,同時菲兒的
另一支手通過睪丸不時的觸碰著趙胖子會陰穴,搞的現在是趙胖子喘氣連連。哎
……這女人,在老公與其它面前就是兩個樣。

  " 你怎麼還沒射?" 套弄了一會的菲兒抱怨的說到。

  " 我這是老當益壯,你這幾下可讓我射不了!我看還是幫我吹吧,拖這麼久
我怕你那老公會懷疑哦" 趙胖子露出狡猾的面孔,我知道他的目的正在一步步達
成,而此時的我也早已掏出自己的雞巴擼動了,男人就是這樣在性亢奮的時候還
裏還能把握住,何況我這還是有淫妻癖的,所以自始我就還沒想過去解救水深火
熱的菲兒,不過我想以菲兒的性格,他不原意的事,就算死也不會做。

  聽到趙胖子的話,菲兒突然低著一口把那雞巴含在嘴裏,可趙胖子的雞巴實
在是太大了,菲兒怎麼努力也隻能含住一截。趙胖子肯定沒想到幸福來的這麼突
然,恍悟過來的他伸手也摸上了菲兒的乳房。菲兒隻想快點讓趙胖子快點射精,
哪還顧的上身上的騷擾。

  房間裏不時傳來了菲兒與趙胖子的呻呤聲,而門後的我也加速了雞巴上的擼
動。趙胖子終于忍不住了,在菲兒的兩三個深喉之後,趙胖子抖動著身體把那精
液全送進了菲兒的嘴裏,趙總並沒有馬上抽出雞巴,反而緊緊的把菲兒的頭按在
自己的胯下,許久之後菲兒終于站了起來,嘴角殘留著一些溢出的精液。精彩就
這樣完了,我也愉愉的下到了賓館的大廳,避免被他們發現在尷尬。